2018年SCAC历史文献部张家口考察

历史文献部主席:黄敬胜牧师

1

中国如此之大,岂是走马看花,驻足小觑就能洞悉一二?就以旧称“冀州”的河北来说,不禁让你不知觉地进入风云历史之中。

基督教广布如此之久远,焉能按图索骥,道听途说就可妄下定论?回看河北卫理教会的发展,不得不赞叹所谓万事都互相效力。

五月12日,班机在午夜之后抵达北京国际机场,就开始一段莫名之旅:司机居然不知道住宿酒店的入口,可见中国之大,人文荟萃,一条小路,也会难道一车旅客,奇怪的是司机居然忘记何谓导航系统。

到了旅馆,洗刷完毕,已是破晓时分。

由于巴士出状况,加上突如其来的狂风斜雨,结果鸡鸣驿一站只是草草了事。将近黄昏才抵达宣化基督教堂,与该堂会的长老进行简单的交流会,稍微知道其教会的聚会情形,随后再远观清远楼,就下榻于酒店。

翌日为主日,前往明德北福音堂参加崇拜;之后就与该堂会的主任程牧师和赵牧师,还有几位老姐妹(他们自谓卫理老信徒)一起交流。在交流过程中,实在会看到中国老信徒对信仰的坚持,也看到教会历史中的矛盾吊诡现象:枪炮和福音,守住传统文化和接受外来信仰,动荡时局和韬光养晦,这一切都显示中国信徒的爱和忧。

随后参观在张家口的昔年卫理公会学校和教堂旧址,如西豁子小学、大境门、化稍营镇等,看到教会信徒的热心和信心,求主复兴中国教会的质和量。同时还参观名胜古迹如开阳堡,泥河湾等;特别是开阳堡,按风水学来说:此地形是灵龟探水,为绝佳好风水。但历史千百年,何竟如此荒凉?可见风水之说,不过附会穿凿。

15日前往承德,由于路途遥远,司机守规矩,看了梳妆楼,却赶不上避暑山庄。只能稍微更动行程,为了避暑山庄,割爱了唐山地震遗址。

隔日,在避暑山庄里由导游解说下度过3个小时,过足帝王瘾之后,就出发到秦皇岛,岂料高速公路发生状况,足足卡在车阵里一个小时,同时也尝试去做一些从来没做过的事,如在众目睽睽下,在公路旁就地解决、在高速公路上自由自在的横来渡去。抵达秦皇岛的教会已是黄昏时分,感谢该教会的牧师长老预备晚餐,热心款待。之后就驱车前往参观北戴河教堂。

说实在的,这几天都是睡眠不足,且与时间赛跑,而且舟车劳顿,所幸有主同在,大家都平安无恙。

17日参观与大海握手的老龙头,天下第一关山海关,之后回到秦皇岛教堂享受牧师为我们预备的海鲜大餐,怀着饱足和感恩的心情又开始另一段长途跋涉——前往北京,住在胡同里的四合院。

北京,作为一国之都,作为汉满蒙回文化汇集之地,不是一天一夜就可以体会其中的内涵和形式,就这样匆匆一瞥,在惊艳之中萧然离开。

中国地理之广大,文化信仰之恢宏,人文社会之繁杂,不是吾等小国人民所能了解。如果“治国如烹小鲜”,福音的宣扬在某个形式上也必须是无为而顺其自然。

 

DSC_2750n

摄于:宣化区福音堂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