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口考察2018年5月11日至19日

张家口基督教简述

(砂拉越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文字事业部总編黄孟礼整理)

名稱

循道衛理宗,是由“循道宗”和“衛理宗”聯合而成的中文名稱,同出於英文Methodist或Methodism而異名。英國循道宗設立的教會譯為“循道公會”,美國的“衛理宗”稱為“衛理公會”。华人世界于1987年后採用“世界循道衛理宗華人教會”的名稱。

起源

本宗創始人為衛斯理約翰(John Wesley),以“世界是我的牧區”為教會觀,一方面追求敬虔生活,一方面實行憐憫事工,並以巡迴騎士形象舉行戶外佈道,設立班會小組。衛斯理帶動心靈與道德的重整生活,掀起了聖潔、社會關懷及宣教運動。

循道衛理宗運動由英國至美國再擴散至世界其他地方。

1784年12月24日,美國卫理公会(Methodist Episcopal Church)在马里兰州巴爾的摩(Baltimore)成立。法蘭西亞斯理(Francis Asbury)為首任會督

美國衛理宗之發展中,分裂出多個宗派,兩次最為顯著:一是1828年堅持會友代表權的緣故而組織“美普會” (The Methodist Protestant Church)、一是1844年為蓄奴問題另組“監理會”(The Methodist Episcopal Church South),在美国北方的就是原来的母会,保留为美以美会(The Methodist Episcopal Church)。

上述三宗派在1939年5月10日,重新聯合,稱為卫理公会(The United Methodist Church)。

循道衛理宗在中國

1847-1949年間,英國、美國及加拿大的循道衛理宗,共有12個宗派,差派宣教士到中國宣教。其中主要三大差会包括:美以美会于1847年來到福州、監理会1848年來到上海及美普會于1910则来到张家口。[1]

美普會

美囯的美普会是抗议(Protest)会督制(Episcopacy)和总议会缺乏信徒的代表性而产生的卫理宗的一个宗派。1828年,史遷顿(Nicholsa Snethen,1769-1845)帶领一班信徒开始组成一个近似联会性质的教会,嘗试由平信徒治理他们自己的教会事务,使他们有投票权和可以出席教会各项会议。1830年他们假巴的摩尔(Baltimore)举行成立大会,选举华特斯(Francis Walters)为会长,並接纳新订的组织约章和法規。

1834年,组织海外差会(Board of Foreign Missions)。1837年差派第一位海外宣教士美籍非洲人大卫牧师(Rev David James)到非洲的利比里亚(Liberia)宣教。1850年差会计划要差派宣教士前往亚洲,並以中囯為首选之地。不过,差会虽然在1851年及1853年曾选派两位宣教士前往中囯,最终他们都沒去的成。

1879年美普會成立婦女海外差會(Woman’s Foreign Missionary Society-WFMS),並于1880年差派第一位女教士到日本。1900年差会派安妮(Annette Lawrence)及格蕾斯(Grace M. Hill)前往中囯的上海,适逢义和团的反基督教运动在进行中,他们花了一年的时间学习语言及了解人民的风俗习慣,並对邻近村落作一些福音工作。与此同时,一位来自美囯Cumberland长老会的宣教士,邀请他们前往拥有30万人口的承德做福音工作,当时僅有十位受洗的基督徒,而且当地只有一位女宣教士。

不久后,格蕾斯与长老会的宣教士结婚,安妮則生病于1904年回到美囯休养。这导致宣教工作停顿下来,女差会就向美普会的海外差会反映应该派一位男教士前往。虽然如此,女差会一直保持“有中囯心及中囯宣教款项的"[2]

1908年差会決定把中囯的工场改換至喀拉干(Kalgan),另有旧名张垣,为当年察哈尔的省会,現在被称为河北省的张家口市。 张家口市距離北京约203公里的西北方向,自古就是蒙古草原与中原汉地交流的重要通道和枢纽。清朝,张家口成了察哈尔游牧八旗都统驻地,这里既是蒙古族王公贵戚进京朝贡的重要门户,也是俄罗斯使臣、东欧各国商人、探险家和传教士东西往来的重要通道。清政府在张家口长城开筑大境门,由此形成以张家口为起点和枢纽的“张库大(商)道”,连接起中国与欧洲两大市场。

原属公理会牧区

由于张家口市(舊名張垣,乃察哈爾省會,現為河北省),原是属于公理会(The Congregational Church) 或是称为美部会(The American Board of Commissioners for Foreign Missions -ABCFM)的宣教工場,1909年美普会的女差会要求与该会合作,获得前者的同意並把之移交给美普会关怀。

儒理夫归华北蒙古宣教先鋒

早在1864年(清同治三年),华北公理会派美国传教士儒理夫妇到北平(現称北京)。那年夏天,儒理夫妇前往张家口避署,他很留心调查地方的位置、商情、民性、風俗等。他看张家口將来在物质方面,如商业、工业、交通,必有一日千里的进步,可是无一个传教的人宣传耶穌基督的救人福音。他就要求差会派人到张家口传道,並恳切祈祷,果得差会的允许,得償志愿,是為该会华北公理会第三教会。儒理開创教会面对诸多艰难与拒绝,甚至受到各种谣言困擾,如“大身量,白面皮,高鼻梁,藍眼睛的洋人来传教了,不要看他劝人劝世,海外夷狄,何有真道,如不謹慎,走其門路,施洋水,服洋葯,心一迷,眼被剜,心被割"[3]等。同时,他们在寻找住屋也有所困难。

儒理当时也是蒙古布道的先鋒,他曾在张家口第二年之時,被匪驱逐,逃至蒙古,有一蒙古人小康之家欢迎並厚待他,也乐于听基督之道。儒理因上就学习蒙语,專在蒙古布道,並再请差会派一位布道员。首先本地人信基督是蔡清君,他是一個染匠,听道受了感动,就給儒理当廚役,他蒙儒理的教导于同治五年(1866年)7月22日领洗归入基督,不到两年,全家的人,也都成为基督徒了。

1867年,馬維廉由美囯来张家口为宣教士,他常用亲族引导的方法,引人信主,後来受洗的,各處渐多,这些人不是甲乙親友便是乙丙的亲朋戚友,換句話說,當時的信徒,都是旧有親谊或友谊关系的。

1869年,有戴教士、逹先生,男女教士同来襄助,1873年又同时返回美囯。

1870年,有貝牧師、德医生、柏牧师、罗雅各牧师来张家口,又往蔚县城,创立新教会。不料,贝牧师被调保定,柏及德都因病離去,惟有罗牧师与蔡清先生堅持不怠,宣传福音,后为美部会的支会,后属于挪威福音会。

1875年(清光绪元年)美国传教士罗雅各在张家口西豁子建造礼拜堂、男女学校、养病院及职工宿舍。其中培植女校,就是目前的西豁子小学的前身[4]

1876年,儒理因病之故回美囯,由雷雲霄牧师帮助,他是美部会第一位首住华人传道人,是宣化青圪塔人。後来,被派往蒙古佈道协助马牧师。另一位是趙喜先生,本为和尚,后接受马牧师洗礼,成家还俗,认真研究道理,成為该会最有价值的一个佈道先锋。

1893年,Viette Brown Sprague是1846年出生于美囯Newark,她在47岁时被派来张家口为宣教士,前后花了约7年时间才学会及懂得认识圣经里的汉字。

1900年,瑞典人森德本来到宣化传教,设立教堂,定名内地会。

在義和團的反基督教运动之下,有教堂、宣教士及基督徒被燒与被殺,很多宣教士逃離前往蒙古及西伯利亚避難。四月初,罗雅各牧师与雷牧师从张家口逃至黑河,不时仍骑马来张家口看望教会。六月中旬,当地拳匪群起如毛,焚烧西豁子教堂,当年华美房屋,竟付之一炬,成为瓦砾。八月间,团匪就擒,死亡甚多。

1901年,恢复原狀,初创家庭礼拜堂,是任庆祥先生的家,领家人读圣经、唱诗、祈祷甚至是捐款等。当时还有冯革先生,他参加教会后,即到通州学道院,为美部会最早神学生,后任教会教习传道等职二十餘年。他的两位公子,冯志东,毕业协和大学,出任协和理化教授;冯希绍,在北京协和医学干事。

冯克谐先生,前为商人,毕业通州学道院后,帮助佈道女校等,其妻亦充女校教习十余年。

蔡福源先生,是蔡清先生的公子,毕业于通州学道院,曾在蔚县宣化各支会布道。

高喜先生,通州潞河卒业,又升入学道院,曾在口佈道数年。

高悅先生,是高喜之弟,潞河书院及道院毕业,在本会立为牧师,是美部会首位华人被按立为牧师的。

罗书堂先生,受洗后,即充教会执事,男校教习,后又传道。

冯錦成先生,潞河书院毕业,曾在口布道数年。

姚树德先生,协和大学毕业,曾充男女学校教习校长。

宋杰先生,协和大学毕业,現任天津青年会总干事。

此外,周海珍、周志邦、王長昇、张子義諸先生,曾在美部会作事有年,有的是会友,有的是学生等。

民囯纪年,1901年,美部会在张家口的各种活动与组织:

基督救生会,引家人亲族信主、

新民会,宣传放足、

福乐栽生育才会,资助苦学生求学、戒烟酒会。

1909年,美部会因为受了庚子变乱影响,虽然经过数年的振作,无奈元气已伤,对于被毀坏的教会各建築物感到振兴乏力,為鞏固力量,该会放棄郊外地區,而集中市区內建立建築物,包括利用庚子賠款來兴建两个房子、一个诊所、一个教堂、一间学校及佣人的宿舍。此时,刚好美普会如朝日初升,派宣教士前来张家口,公理会愿意与美普会合作並交由女差会负责管理,前者也愿意在经济支助。新旧交替,中西合作,十余年后亦大見起色。[5]

美普会接手牧养

美普会于1909年9月23日差派了凱寧嘉牧师(Rev. Charles S. Heininger),于1909年10月5日来到中囯。在短暂的学习了语言之后,于1910年6月抵步張家口。第二年,麥金妮小姐Miss Lulu McKinney)被派來到天津,並与凱宁嘉牧师于1910年11月23日结婚。结婚后,凱宁嘉的薪水自700增至1,000美元。麥金妮是一位受训的护士,因此对于护理及妇女工作可以進一步的推展。接著有一位自北京协和医学院毕业的中囯人接任医药的事工。

在最初階段时期,美普会只有青圪塔与蔚县两个支会。

1912年9月,美普会派来Rev. P.W.Dierberger支援,不过因为健康问题两年后就離开回美囯。据文献资料,自1912年开始,每年春季举行年会,由牧师、执行委员、佈道部、教员、医院、各部及教友代表,组织而成。教友代表,是由各支会的教友,公举一人,代表众意,在年会內报告或要求。

1913年1月1日,美普会正式把张家口的原属于公理会产业买过来。這包括1.5依甲的土地,两所宣教士的住屋及数座校舍,全部值9,000美元,以三次分期付款。这些产业全部归入美普会的妇女海外差会的名下。这个款项到1919年,全部付清。

与此同时,透过凱宁嘉的名义下,內地会(China Inland Mission)派來瑞士籍宣教士生得本牧师夫妇(Rev & Mrs Carl G. Soderbom)前来工作了25年。1914年,女差会聘请他成為宣教士。生得本牧师能讲流利中文,並对行政工作与了解中囯风俗习惯。他曾在服侍五年后離開到蒙古充当美囯商业机构为中介人,1922年由于太太去世后,他又回到张家口成為美普会的宣教士。

1918年的統计,美普会在张家口共有三个聚会众,四个崇拜處,258男会友及68女会友,16位受洗(不领圣餐者)及186名慕道友,共有528人。1919年,三名宣教士:Nell Cairns Hurst, Mabel Muller及Alice May Sheppard被派往张家口,其中Mabel Muller在经过日本时就因为健康数月后就辞职,受训的护士Sheppard则在抵步张家口后一年逝世,她是第一位美普会在工场上去世的宣教士。Hurst也因为健康问题,两年后辞职。

1919年一座主要宣教的建築物被称为馬斯京根(Muskingum)会议中心是女差会建在张家口的商業中心。马斯京根是美囯俄亥俄州的一个婦女会每年筹获400美元及一对夫妇J.G.Bair每年捐献600美元充该中心经费的。该中心有一个礼堂、一间阅读室、一间诊所及助理房间,落成奉献礼是于当年10月19日举行。由天津一立基督徒商人宋子超(Sung Tze Chiu)在早上崇拜时讲话,田中玉將军是第一位察哈省的都督(首长)也参与下午的聚会。这让教会更容易吸引民众来教堂,一有机会,无论在街上、旅館及家裡,宣教士都可以向人传讲福音的。当时礼拜日的崇拜约有百人参与的,同时乡民为了一睹外囯人的到来,都会好奇的前来看宣教士及听他们讲话。凱宁嘉经常到郊外进行拜访工作,並成了一个新教堂。有一次的旅程中,他在五天內帶领了34人受洗。

1919年12月12日该会在马斯京根中心成立了中囯宣教议会(China Mission Conference),有两名牧师、9位传道人、9位代表。10个站及循环出席。美部会也派代表来覌礼。凱宁嘉被委任为会长,姚树德(Yao Shu-Te)是文书,T’sui Shik-Hai是助理文书。12月14日星期天,高悅(Kao Yueh)被按立牧职。他是第一位华人被按立为牧师。会议中也建议差会多派宣教士,起码有一位女性,以便在另外三个城市开始工作,尤其在Hsuanhufu有10万人,可以建一个教堂的。

福音工作积极展开

稍后,宣教部门举行了非正式的会议,有牧者及24位来自各地宣教区的信徒。一位年轻人走了75哩路来。代表们也去拜访了一些外地宣教站,坐火车与馿车等。当时华人员工负责大部分的外地乡镇的福音工作。为了应付日益增加的华人员工,1920年代初期就会在夏天时举办训練会,经费由特別福音工作组及美囯加利福尼亚Milton Stewart基金会撥的。

帐棚福音服务(Tent evangelism services)是每個暑假举行的一个受欢迎的活动。這些帐棚是由美囯马里兰议会青年联合会透过教区长Rev. J.A.Dudley给的。这些帐棚可以运到沒有教堂的不同地方去提供服务。

另一项传福音強项活动是监獄事工(Prison Ministry),由张家口的会友李德道医生(Dr Li Te Tao)发起的。他本身因为被诬告而被关牢两个月,忍受了惡劣的环境。李医生在其中向囚友提供辅导及教导有关上帝的事。出牢之后,他得到批准,每個星期天帶几仲人到监獄向犯人唱歌、讲道及分发單张。同时,也教导犯人阅读圣经及念诵十诫与主祷文。有时一些犯人悔改信主,行为得以改变,並提早得到释放。出獄的囚友也向家人及乡民传说福音故事。

渐渐地,宣教员工與志愿者组织美普会佈道团(Kalgan Christian Methodist Protestant Mission Evangelistic Band),布道员包括Li Man(关怀殘障者),李医生(监狱事工)、李夫人(圣经女教师),卢章和(Lu Chang Ho,盲人但用音乐但懂得四百首诗歌)及吴善连(Wu shang Lien,推售圣经及福音讲座)。布道团也有人打鼓,由一位宣教士Rev J. Wesley Day所给)。每次聚会都会挂起一面布道团的旗幟,信息內容也会以图画及海报,或以捲軸的诗歌来教导会众。

1930年代,Rev Wesley Day与魏好仁(Rev Horace Williams)两位宣教士,经常到周边的農村拜访。Day以幻灯片传达耶穌耶穌生平故事,很受欢迎,往往造成人潮聚集,把路边都堵塞,为了覌看图片及听讲道。据悉,当时人群有自15人至五百人之间呢!有一次,聚会完毕,组织了四個姐叫做見证团,在县里传福音。

妇女及兒童的福音工作则由华人妇女圣經工作者负责。他们一年中也举行了约84回聚会,共有1,056人出席。其中包括12回的家庭聚会共有187人出席,22回会友家探访及39回的非会友家探访。与此同时,婦女会有一個主日学平均20名学生。经常有兒童聚集平均出席人数有30-50人出席。在一个主日学有一位視覚有问题的女生,有孩童帶她来返,从来沒有缺过课。

魏好仁教士于1930年代组织一个“长城圣经学校”训練福音工作人员。約有30人参加,他认为张家口的福音工作若沒有华人基督徒的配搭是很难有所作为的。因此,他学习保罗要训練当地的人成為领袖的。该圣经学校也训練那些沒多少教育的太太们,当他们的丈夫到外地布道后,就给她们一年的训練课程,对于关怀姐妹们有很大的帮助。

1925-1935年期间,由于政治的动蕩不安,囯共內斗,宣教工作需要更大的容忍、勇气与耐力。很多基督教的产业被毀坏,基督徒生命受威脅,並受到各种谣言的困忧。宣教士也教导表示基督教不是外囯宗教,基督来是为所有的人,包括欧美及中囯人的。基督教也不是一套教义而已,是一种生活方式,让人过更豐盛生命,並服侍他人。

张家口的士兵驻扎在邻近城镇,宣教工作人员也去分享基督的信心。1929年的宣教议会的文献中有提及张家口教会有上帝的愛、基督的恩惠及圣灵的交通在其中,也应该有对社区的精神及教会以外的爱。这种精神在张家口郊外的Chai K’ou Pu,有兵士驻扎,他们来参加新年聚会,行为魯莽,坐在長凳把腿放上去不让別人坐。吴牧师劝告他要有礼貌一点但不成功。在最后一天的聚会,吴牧师呼召时表示谁要成为基督徒的话可以留下来,一群士兵留下要求为他们祷告。後来,这些士兵调派至Hsiheying,那里的高悅牧师报告说士兵们在教会里参加聚会,行为良好。

在政治动蕩的日子里,尤其日本兵士住在教会的建築物里,一些窗口被打破及一些物年被拿走。有一些军队领袖是基督徒,他们的行为影响了其他士兵。有一回发生在1924年12月15日,一些建築物被烧,两位士兵走到教堂,守卫告诉他们这是耶穌的地方,他们回应称走錯地方了,不要打忧这里,因此離开。

当时很多宣教士的信件要求家属反对美囯来干涉中囯的內乱,甚至是来保护美囯囯民。魏好仁教士写信给父亲说若基督徒囯家要与中囯开战,那是很令人失望的事,尤其是为一些錯误的课题而战,这会让这里基督徒宣教而其他地方基督徒涉及战争沒有果效。他也要求联合海外宣教行政部自1927年2月滅少他的薪水自75美元至50美元,因為他认为薪水超过他所需的,但該部沒有接纳他的要求。

美普会工作是张家口周边五百里范圍,对于宣教士是一个重大挑战。他们要先坐马或牛车,与脚踏车。后来有了摩多车,教士用1928年福特(Ford)型的汽车,用了好几年,一直用到不能再修理为止。一个要求特別为宣教士制造的车辆,以便有更大空间可以运送行李及更多的乘客。1936年马里兰州的婦女差会特別去筹募经费买了一辆车运往中囯。当Margaret Williams看到青色的车辆,他呼喊说真是“绿色的榮耀"(Green Glory),这也成为该车辆的名称。该车节省了75%的郊外各乡村的旅程。

1936年的季会报告,该会有2,409名会友:1,700男的、392名女的及317名孩童。有两所教堂可以自立自养,共有14间沒有駐堂牧者的教堂。

教育

妇女会了解教育对于孩童的重要性,继续设立供给男女的学校。1913年密西根

的妇女会的俾理夫人(Mrs. C. E. Perry)设立个基金要为张家建一所学校,並于1917年特別建了一座俾理纪念学校,专收男生。两層楼的砖校舍被建起来,除了差会,也得到海宁尔的朋友等的支助。后来,又建了其他教室与礼堂,另外需费5千元,其中张家口的人民也捐助了2千5百元。

1919年6月5日,原美部会海外妇女差会把大部份的宣教工作转给美普会。美普会也在那时候批准了海宁尔在张家口城墻一帶的的7依甲土地。

另外,妇女差会也买下一所渣打石油公司的办公大楼成為他们的中心。差会在那里成立了夜校並招收有20名学生。此外也有学校建在Hsiheying及Shuichuan,其中的老师大部份是华人老师的。

由于妇女在社会地位狀況,要提共女生教育要比男生的來的难。Nell Cairns Hurst(尼教士)于1919年被派来时,她开始关怀一些被忽視及骯髒的女孩子,並称为女孩子提供教育是一件很奢侈的的事。她嘗试劝服女生不要纏脚,並为年轻结婚的妇女开班,但她们遭到邻居的嘲笑。

与此同时,教育事工也有一段时期受到军队及学生示威的活动而停止。宣教士面对这种情況要额外小心去處理。但在张家口市区的学校一直开放,因为一位军队的官员张子健(Marshall Chang Chih Chiang)一天在灵修时,感覺到要為张家口的宣教工作多一点的服侍,两天后就寄了二千墨幣(Mexican$)给差会,不知道当时已经減少对男生学校经费的缩減的事,因为这笔錢让学校继续开办下去。

张家口的女生学校于1926年共有90名学生,创下空前记录。很多学生甚至是富有家庭派来的,他们是1920年代斐歌医生(Dr.Roberta Fleagle,亦译费荣德)受惠的病人。这种增长说明女子教育更加认同,同时校园也被視為安全地方。不幸的是,幼稚园由于找不到老师而关闭。1926年囯共內斗,差会共有四个小学在四个不同地方,共有130名学生,这四个地方是Hsiheying,Shuichuan, Hua-sao-ying, Chin-keh-ta。其中只有一间有供学生住宿的宿舍。

1926年,有一宗婚事值的记念,美部会的生得本牧师(Carl G. Soderbom)与婦女差会的罗美利教士(Maude Lawson)在北京的瑞典使館结婚,由美以美会的Carl Felt博士主持婚礼。

1927年4月1日,由于內战持续,学校第一次关闭,宣教士被令迁到较安全地方。第二年学校重新开放,不过由于通货膨涨,周转有困难,同样的伙食,过去两塊錢,現在则需要四元錢。学生当中的收费也視窮富而定,有人住依靠学校的供应,有者自已付费。大部份的孩童都来自乡区,他们因为天旱而有三年之久沒有農作物的收成,同时很多有价值的物品都被兵士们搶走。有些父亲为了家庭的生存还把女兒卖到妓院。宣教士只能尽量的幇助他们,曾与一位父亲签署合同就是三年內把三个女孩子送一位到学校的宿舍,不要把她送去妓院,一直到书唸完。另一位父亲吊樑自杀,沒能力养育三位子女。对于宣教而言,这类悲剧不胜枚举。

政府的政策对于学校教育也有所影响。1930年代,所有学校都要有所注冊並遵守規矩。其中一条是不能在学校教导圣经等。

当时办学经费的来源很多,其中每月得到一部份政府的撥款。1936年的报告中提及张家口男生与女生各一所学校,费用共2万5千墨幣,其中1千2百元是县政府的撥款,750元则来自美囯的友人,400元则来自差会.

捐款給学校常会以各种獎学金形式组成,尢其是以年轻女生为协助的对象。有一位叫做Chin Fu Chen是受益者,自高中毕业后,虽然有其他宗派机构要请她做老师,但她宁愿选在美普会工作,薪水比对方少了三分之一。

日本于1938年侵占张家口,並阻止宣教士再派来。华人工作者在这艰难时刻,承担大部分的郊外学校工作,但到了后期很多学校被关闭。张家口的男与女的两所学校则保留开族一直至1939年成為卫理公会的一部份。当时约有125名学生,其中有38名学生住在宿舍。后来因为政局不稳而停课。

学校的教育一直是宣教重要部份,不只是可以呈現基督信息的场所,也可以训練中囯教会的老师、牧师、领袖的。从记彔看到1925年是张家口最多学生被招收的一年,从各学校的低年纪至高校,共有610名学生及20位老师。

同时学校也提供宣教士学习当地的文化、经济、政治与人们传统生活的地方。当宣教士与当地的人在一起生活,获得大家的尊重与彼此的了解。

医药服务

张家口的最早医療服务是1912年,由美部会差派的Dr Fan所开的一所诊所,他是自华北协和医学院毕业的。当时刚好有瘟疫爆发,范医生第一年就诊治了4,390名的病人。这也是美普会唯一的诊所,是西方医葯在张家口的先驱。1918年,报告表示一位华人助理及一名护士共诊治了1,196名病人,有18位住院及进行12次手術。正如学校,医療也是一种可以把基督帶给人的事工。有一个家庭因为受到医治共有五位成员受洗。随后几年都要求派医生来,但一直到1920年6月才有斐歌医生(Dr Roberta Fleagle[6] )与Dr Harold Hammett夫妇被派来。费荣医生留在张家口7年,Hammett医生在太太于1922年去世后回去美囯。

当斐歌医生來到张家口时是值得庆贺的日子,因为妇女们可以受到女性医生的照顾。第一年,她每天平均要看30-40位的妇女病人。除了张家口,他经常骑著一只叫做Adrian的小马拉著可以放行李的车廂,到其他的县,同行包括Hsing Ming(孤兒)、Fan Fuei Mei(司机)、Mike(猎狐狗)。虽然斐歌是一位医生,不过她对于教育及福音工作都很有兴趣。在外区旅行时,她在参加聚会后会召集妇女们谈论有关子女的教育事情。当地的老师也受邀讲解女生受教育的重要性。

另一项关注的事是有关女性緾足的问题,宋先生是Shui Ch’iian的宣教员工,被说服把女兒送去学校而不要緾足。最初的时候,当斐歌医生走路去诊所时,婦女及孩童们会站在门口会向她喊叫“外囯鬼"(Wai-kuo-go),但随著岁月的过去,有关呼喊改成了“再坐一会兒",同时教会的聚会妇女增加,超过男人。1926年女学生也增加至90人,因为一些病人也把女孩送往学校所致。医生若有需要,每天都会进行家访的。

在一篇的信件中,斐歌医生如是写道,有次清晨四点钟被人叫去应诊,回来时刚好可以来的及参加8点鈡的禱告会。她与一名护士坐三辆车,但却翻覆把她拋出后头。幸运的,她沒有受伤仍然可以坐著一名士兵的车辆继续行程。

斐歌医生除了为民众服务,若军队要求也去协助,她就为將军第一位兒子接生,那是在1925年10月。 她因此获得十分的尊敬,因为若是女孩子的话,就会让她丟脸呢!为了庆祝这个事件,將军給每一位兵士三粒鳮蛋及肉,同时邀请所有张家口的高階官员出席宴会,这也使得斐歌医生得以进到许多显贵人的家中访问。

1924年当政治不隱定时期,很多人跑到教会及诊所的范圍去寻求庇护,他们感覚到这个“耶穌地方"会比较安全。同时,该场地也升起一面美囯旗帜,並要求妇女们在四天里制造了十三面的美囯旗,飄揚在诊所及一些地点。不过,1927年斐歌医生因为政局的不安全,她被要求離开中囯。在她離开中囯的前一年,这位医生共诊治了三千名病人,家访了两百家及30回到郊外探访。

Ts’ui Shih Feng医生及五位助手继续斐歌医生離开后的工作,当年仍然诊治了11,000宗病例,最靠近张家口的外囯医生是距離150哩外的北京。

联合之后

美囯的三个卫理宗派:美以美会、监理会及美普会于1939年联合之后,由于政局因素,教育工作被停止。医务所的工作则在中囯员工持续进行,同时宣教工作在Wesley Day夫妇的协助下照常持续。1939年11月,张家口宣教议会选出了黄安素会督(Bishop Ralph Ward)。1941年,联合中央议会在上海举行,美普会的张家口宣教议会被接纳为张家口臨时年议会。在美囯的卫理宗宣教工作统称為卫理公会(Wei Li Kung Hui)。

1930年前,美普会的张家口教会为总会,其支会有宣化县、化稍营、青圪塔、水泉、西合营、阳原县、柴沟堡、三里庄、洗马林、安家堡、贾贤庄、膳南山等,皆设有主任传道教育,相辅而行。

总会张家口,最初包括西豁子、深沟、通桥三地,后来是东关外堂,设有惠済医院,規模颇大,地址适中,主任为崔育田大夫。

佈道所、礼堂、谈道室、阅书室、阅报室,都设在东关,由主任李丰亭执行事务。

桥东堂:专为鉄路工人,並工人住家及特別慕道友而设,主任为李张得媛太太。

西豁子有培植男高小学校,学生四十余名,教员四名,校勽刘尊仁先生,办理甚善,至于设施方面,地势高阔,院宇宏大,楼二幢,膳庁、沐浴室、阅书室、阅报室、青年会都有。

培植女学校,学生70余名,教员7人,校长生得本太太,有一楼一幢,內容完善,堪称口地之模范学校。

妇女神道学校,学生十余人,教员一人,校长高白万英太太,循循善诱,指导有方;她用三种方法佈道:遊行、教育、缝工。

佈道部:过去由姚滋如先生为主任,后由禹名琛負责。

深沟医院,后成为救世军驻扎之地,通橋会堂租用场地,后建了东关堂而不再租用。

1928年的囯民革命军北伐时,囯共不分,佔住教堂及教会学校,生本得教士夫妇回美囯安息年,魏好仁教士则暂居天津,教会就成立董事會,由中囯人充任,办理教会一切事情,一直到生本得及魏好仁两教士回来。年议会时,魏好仁教士因董事会人数太少,不如改成幹事会,凡该会职事皆为幹事,口地教会职员于每拜三晚上七时,召集幹事会议,商酌教会一切行政事项。

与此同时,每日早八时,传道部职员与工人並一切愿赴会之人,集于幹事部举行晨更会;每拜三、日晚都有特別祈祷大会,教会全体职员並男女学生,聚于培植女校礼堂。拜四日晚七时全体职员则举行职员祈祷会。

每主日崇拜,则是十点三刻聚于东关礼拜堂。

主日学,每主下下午二时,男女学生並一切愿赴主日学者,聚于培植女校礼堂,分班教授上主日学。

查经会,每拜二、五,晚上六时,聚于东关堂,由主任牧师负责。

佈道部,职员有以上各种工作外,並有家庭佈道,街市佈道,乡村布道,領人作礼拜,个人布道。

救济会,河北一帶,连年荒旱、兵災、匪災,无所不有,因而贫苦人民渐多,教会左右並各支会教友,以及一切災民困苦飢餓,就成立救济会,其款项有由本地从前捐者,亦有現时从西囯来者,赈济一航贫苦无衣食者。

宣化教会的开创,于1896年,乃瑞典人,生本得牧师所立与宣道会同旨。生牧师于1893年来华,夏季往张家避暑,过一城,名宣化,他看这城作聖工很好,就筹備在此處建立教會,至1896年,乃直接向中囯人传道,1897年得其妻和龙氏的帮助。渐渐地得了若干信徒,1900年,拳匪作亂,生牧师全家甚为危险,幸即避至西比利亚跋岭踄蹊,几乎喪生。1902年,又回至宣代,得了一块新地址,重新宣传真道,1914年興口地教会合併为美普会支会。

1929年间,张家口美普会中西职员50余人,信徒二千余人。

1935年有成年領餐會友2,400人,禮拜堂14間。

美囯的美普会至1936年,会友约19万2千人。1939年与監理会及美以美会合併成为美囯卫理公會。

[1] 详参黄孟礼編《踏上了祂的足迹──世界循道卫理宗华人教会的故事》,世界循道卫理宗华人教会联会传播委员会,2017年6月。

[2][2] “But ladies of the Missionary Society carried China on their hearts, and certain funds for China in their treasury, and in 1909 made a new start.”凱宁嘉接受女差会成为华北宣教士后如是写道。参Walter N. Lacy, A Hundred Years Of China Methodism, Abingdon-Cokesbury Press, 1948, p.76.

[3]姚滋如,第十一期中华基督教会年鑑。

[4]西豁子小学是张家口市文化史上最早的两座学府之一,前身为培植学校。早在1876(清朝同治五年)美囯传教士在此办学,校长是牧师卫嗜仁,校名为培植学校,属美国美部会(或称公理会)。1942年伪蒙联合自治政府在此创建中央医学院,1946年6月改称白求恩医科大学。1952年更名为西豁子高级小学。1971年西城墙底小学并入。1987年8月27日西豁子小学与十六中合校,校名为十六中学,下设中、小学两个学部。1995年9月1日,中小学正式分家。小学部学生全部离开旧址,迁至原市十一中,现桥西豁子街4号。1995年9月11日新建西豁子小学。2008年8月马家梁小学并入。

[5]禹名琛,美普会,中华基督教会年鑑1929-1930(十一上),中囯教会研究中心及橄欖文化基金会,1983年台再版。

[6] 美普会妇女海外差会(WFMS-MP)差派费荣德医生于1920年6月3日从溫哥华启航出发,是美普会第一位派往中囯的医务教士。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