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口考察行程点滴

5月11-12日(部员:江新福报道)

由十七人组成的卫理公会砂罗越华人年议会历史文献部张家口考察团於二0一八年五月十一日乘搭亚航D7316航班傍晚六点四十分起程往北京。行程六个半小时于隔天凌晨一时零五分抵达北京国际机场。办妥入境手续已是凌晨三点却没看见有人迎接我们。魏主任连忙联络司机。等了许久才载们到酒店。天巳破晓,休息数小时,勿忙地吃了早餐后就开始张家口的旅程。

行程的开始由陈华新牧师祈祷,让行程都交托给主。大家兴高采烈,神气勃勃,期待路途平安。就在第一个服务站稍息时,发现巴士无法启动,出现超作问题,动弹不得。等了将近两小时,租车公司才派来另一辆车载我们继续当天的行程。原本可以在中午时分抵达,却酿成延后三小时才抵达第一个景点——鸡呜驿。

鸡鸣驿城位于河北省怀来县鸡鸣驿乡鸡鸣驿村,是一处建于明代(1368年-1644年)的驿站遗存。驿城占地220000平方米,平面近方形,城墙周长1891.8米。城墙表层是砖砌的,里层是夯土。墙体底宽8-11米,上宽3-5米,高11米,城墙四周均匀分布着4个角台。东西各开一城门,建有城楼,城外有烟墩。城内的五条道路纵横交错,将城区分成大小不等的十二个区域。城内建筑分布有序,驿署区在城中心,西北区有马号,东北区为驿仓,城南的傍城有驿道东西向通过。城内还有古代遗留的商店和民居。 鸡鸣驿城是中国邮传、军驿的宝贵遗存,具有很高的文物价值。

出乎意外,在古城中没走多远就狂风暴雨,飞沙走石。连忙上车,到此一游,扫兴得很。

张家口基督教两会的副会长赵合军牧师及同工来到此站与我们会合,并带领我们前往宣化区的基督教会福音堂。承蒙牧师与数位长老热情的迎接,招待并介绍堂会事工,大家彼此交流、合照为念。

过后巴士开往国宾东升大酒店。用晚餐后已精疲力倦了。

感谢天父的带领与保守平安抵达张家口市。

 

DSC_2740

宣化基督教福音堂

5月13日(部员:陈心妮报道)

五月十三日正是主日,我们在张家口明德北福音堂参与崇拜。当天的讲员是赵合军牧师,他以诗篇三十五篇作为讲道的中心。赵牧师指出诗篇三十五篇的作者是大卫,内容是有关无助之人的祷告。他将讲章分为三部分,并逐一分析讲解。第一部分是35:1-10节,面对周围复杂环境和敌人时,作者向上帝发声;第二部分是35:11-18节,,讲述作者身边的人陷害他;第三部分是35:19-28,包括了五个“求”和四个“愿”,以“愿上帝公义得到彰显”作为总结。赵牧师也提醒信徒,我们是“基督教”,不是“嫉妒教”,在生活中应该用爱来对人,学习大卫面对问题时,来到上帝面前祷告。

崇拜结束后,我们被热情的会友招待到会议室享用各样的新鲜水果和茶水,同时也为接下来的座谈及交流会做好準备。在座谈会中,出席者有两会主席姚志一牧师,还有她的大姐姚志光传道,四姑姚佩贞会母以及五姑姚兀贞会母。她们都是中国第一位卫理公会的牧师-姚树德牧师的后代。此外,两会副主席赵和军牧师也在场主持交流会。

首先,本部副主席黄孟礼分享美普会(卫理公会)在张家口的发展,以及与本会的渊源,并赠予《踏上了祂的足迹》一书。

交流会上,姚佩贞会母表示,她今年83岁,家中有10个兄弟姐妹,她排行第9。她的大哥姚沛也是牧师,在文革期间被红卫兵驱逐,搬到两间小平房。虽然当时停止聚会,但是在家暗地里会举行祷告会。

两会主席姚志一牧师也分享张家口近期的教会情况。姚牧师是1951年出生,从小在东关街的教会长大,当时解放后有200多位信徒聚会。早期张家口的教派众多,美普会是最大的教派,一直至1958年各教派需合一,所以当时的七个教派都合并在一起。

但是其后由于张家口许多人口到外工作而会友人数有所下降。1966年文化大革命,全国教会停止聚会,直至1979年才恢复聚会。可是由于停止聚会太久,信徒非常少,姚牧师的父亲,即姚沛牧师就推著自行车,逐户拜访找回20多位的老信徒,其中包括过去的传道人和家属。

姚志一牧师回忆当年第一次重新聚会的情况,那是在圣诞节的夜晚。聚会前,因为没有赞美诗,也没有圣经,只能用口传,就有信徒用毛笔在墙上写下赞美诗的歌词,让会众都可以开口唱。姚志一牧师就是当时的司琴。直至1983,1984年,赞美诗才出版。

由于没有适合的场所聚会,当时张家口的王市长非常开明,支持教会工作。1983年8月15日,经过五年的周旋,终于把最初的东关街教会拿回来。姚沛牧师完成了他在地上的工作,在9月8日回天家。2001年5月18日,东关街教会又搬至协理公会旧址,后来因城镇规划须拆迁,就把礼拜堂拆了,2015年搬到现址。

姚志一牧师表示,张家口明德北福音堂会友3000人,有3位牧师,10多位传道员。张家口地广人稀,礼拜堂却有33座,还有10多个待审批成为三自教会的家庭点。

也是两会主席的姚牧师透露,目前整个张家口的会友介于2万至3万之间,传道员63位,还有100至200人不备案。每月第一周圣餐和圣诞节,教堂就会出现坐不下的情况。座谈会结束后,姚牧师代表张家口两会赠送精美的圣经故事剪纸图册给每一位团员,剪纸巧夺天工,令我们爱不释手。

午间,张家口的李春江宗教局局长也特地设宴招待我们。他为人风趣健谈,对宗教的发展采取开明包容的政策。在午餐后,赵牧师带领我们参观察哈尔抗日同盟军纪念馆。

张家口在清朝时期属“张垣特区”,而在1913年设置察哈尔特别区,1928年改置为省。1937年至1945年抗战期间,察哈尔省被日本占领并成为德王领导的日本控制区蒙疆的一部份。1945年5月至6月,晋察冀边区的八路军,发起察南战役,攻下怀安、浑源等县城,并向平绥路两测和察北地区发展。8月15日日本投降后,蒋中正命令国军沿平绥、同蒲、平汉、津浦等铁路,向华北推进受降。其中,傅作义部队则沿平绥线已逼近张家口。为了阻止傅作义部队东进,中共晋察冀军区、晋绥区军进结5.3万主力对傅作义发起攻击,傅作义被迫西撤。1946年中共发起大同集宁战役,傅作义乘中共主力在大同之际,率领第36集团军奇袭夺取了中共华北区中心城市张家口。在纪念馆中,我们更深一层认识了察哈尔抗日英雄,同时也对他们爱国的精神所感动。
来到张家口,就一定要来大境门,这等于是张家口的地标。大境门位于中国河北省张家口市主城区北部,行政区划归属桥西区,是外长城的一个重要关口。大境门与山海关、嘉峪关、居庸关并称为长城四大关口,并是四大关口中唯一以“门”命名的关口。大境门始建于清朝顺治元年,即公元1644年。门墙高度为12米,底边长13米,宽9米。顶部平台长12米,宽7.5米。外侧有1.7米高的垛口,内侧有0.8米高的女儿墙。门楣处有察哈尔都统高维岳在1927年手书的“大好河山”四个大字。张家口市是现行长城最多的地区,素有“长城博物馆”的美称,但是由于时间有限,我们没有即时登上长城,只在气势磅礡的大境门前留影。

接下来,我们前往张家口市内卫理公会旧址参观。由于城市发展规划的需要,旧堂被拆迁,但是还是看得到一些断垣残壁。由于两会的办公楼就在旧址附近,我们受赵牧师邀请到他的办公室休息。两会的大楼设有许多培训场地,还有让学员住宿的地方,而且每年参与培训的学员不计其数。中国信徒非常追求真理,渴望被栽培。由于中国各地教会的牧职人员还是短缺,所以教会都得靠著大批的志工(教师)来推动圣工。

反观我们本地信徒,虽然周围的信仰资源丰富,培训课程琳瑯满目,可是追求的人少,上课人数稀稀落落;属灵书籍和基督教刊物五花八门,任君选择,但是却是落到囤积回收的下场。张家口之行,让我深刻反思和检视自己的信仰,历史一直在往前走,那我也得往前走啊!

DSC_2768n

张家口明德北福音堂

DSC_2782n

两会主席姚志一牧师分享张家口近期的教会情况

DSC_2788n

本部副主席黄孟礼分享美普会(卫理公会)在张家口的发展

DSC_2792n

左:大姐姚志光传道、四姑姚佩贞会母、五姑姚兀贞会母、姚志一牧师、赵合军牧师

DSC_2814n

姚牧师代表张家口两会赠送精美的圣经故事剪纸图册

DSC_2821n

明德北福音堂外观

DSC_2855n

 

5月14日(部员:周道献报道)

此趟有幸参与历史文部张家口考察团,让我认识基督教在张家口的发展之外。14日在赵合军牧师夫妇陪同下,带我们前往泥河湾遗址、阳原县化稍营镇及开阳村。

最吸引感触我的莫过於泥河湾地质遗迹中有关地质学、古生物学、古人类学和史前考古学的钻究发觉成就。

被誉为远古人类故乡的泥河湾博物馆大厅上的横幅写着:泥河湾精神—自强不息、战胜困难、创新拼博、持续进步。这正标志着考古学艰难步划-探寻、破解、推论才能完成的壮举。

深深得吸引我的思维的是这被誉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乃因当年<1921年>在尼河湾天主教堂任职的神父文森特的一批古生物化石采集而引发促成就了这伟大发现。

另外在此趟的考察旅途中看到中国大陆到处竖立的排板「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帖亅,当中的”特色”二字摄住我的思筹、心想中国今天的强大应该是举国上下同心齐–举各领域特色而得。

但愿今时今日我们卫理公会砂拉越华人年议会属下各堂会、牧者和会友们能同心关住、高举各地各堂会的”特色”伟绩记录而成就明日的历史,那后辈就不用探寻、破解、推论作考古了。

DSC_3039n

DSC_3071n

阳原县化稍营镇基督教堂(已关闭)

DSC_3152n

 

5月15日(部员:刘长举报道)

历史考察团于5月12日抵达河北张家口,有3天拜访考察与当地教会牧者,长老交流团契,彼此分享,共沭主恩,从中我们得悉也纪念张家口教会在19世纪初西方传教士(美普会)在当地千辛万苦在此建立教会,他们从教育,传道,慈善等工作,对社会人羣作出身心灵全人的関怀,以此传扬基督的福音。他们值得中国人致敬与感恩怀念!

『福音堂』是张家口教会统一教堂名称。顾名思义,教堂是传扬宣讲福音的地方。

5月15日清晨,灵修早餐后,一行人就起程前往下一站一一承德市。沿路経崇礼,沽源,大滩,丰宁等

驱车途中,草原天路,高山峻岭,连绵不绝,青草遍地,凉风习习,天高气爽,风景怡人,心广神怡,惊叹造物主的伟大。

路过沽源县南沟村,停车参覌梳妆楼,是一处元代蒙古贵族墓,墓中发现及考古发掘元代蒙古人的墓葬习俗礼制,宗教信仰等有极大的帮助,蒙古帝王曾经信奉基督教。

是日傍晚五点安抵承德市,进驻酒店休息,晨早起床灵修后,整军待発,参覌承德避暑山庄,古代明清时代帝王之避署胜地,佔地千余亩,清朝有二位皇帝驾崩于此。皇家园林,果然不同凡响,气派滂溥,王气十足,湖光山色,交相辉映,一山一水,绿色暗然,游车环山、古树参天,古寺皇庙,气派非凡,途中景色,尽收眼底。

没想到,朝代交替,昔日帝王私家别墅竟然成为今日旅客游览胜地,且为承德人的后花园,更为承德后代子孙日进万斗的生活经济效应,谢主宏恩。

 

5月16日(主任:魏顺珠报道)

改革开放后,河北基督教大体经历了20世纪80年代的恢复,90年代的快速增长,进入21世纪后的平稳发展三个阶段;信徒、教牧人员数量增长。教会积极参与社会事业,开展对外交流,整体上呈现出与社会相适应的面貌。不过,教会也面临奉献意识淡薄、教牧人员短缺、异端的挑战等问题。

自1979年开始,河北省基督教教堂陆续开放,信徒人数不断增长,教会发展步入了新的阶段。人们思想进一步解放,信徒发展的速度也在逐年加快,但进入21世纪后,这种增长处于平稳状态。

本文转载自:《世界宗教文化》 2010年05期)作者:刘海涛

张家口map

此行走访了张家口宣化区福音堂、明德北福音堂、县里的卫理公会旧教堂在阳原县化稍营镇、秦皇岛市海港区基督教福音堂、北戴河基督教福音堂、山海关福音堂。其中几处教堂的设计都非常宏伟壮观,人数也在数百人至千人之间,但每个堂点的牧职人员都非常有限,因此教会都透过培训课程来装备教会长老们,并藉由他们与牧者一起同工来牧养教会。

16日傍晚我们抵达秦皇岛。第一次踏足秦皇岛,深深被她的景色所吸引,风景秀丽,气候宜人,有“天堂之城”的美誉。这里自秦始皇来巡至此,又派人去东海,此地可说是历史悠久。秦皇岛市因有北戴河,每年7-8月的暑期是国家领导机关及领导人在此修养,此地可说是名人辈出、群贤毕至。

有幸来到秦皇岛基督教海港区福音堂,受到教会牧者及长老们热情的接待。透过田爱平师母的介绍,让大家对该教堂的历史略知一二。

从文献中得知在1846年,美国美以美会将福音带入河北省秦皇岛市。1982年在民族路文明里恢复宗教活动。四河改造后,于1987年在海港区文明里一段十号(红桥市场附近)设立中心堂(福音堂),开展宗教活动。

教会开始是在李友冬老牧师的家里聚会,之后人数多了,政府就给两间房他们聚会,一直到1987年人数倍增,政府也提供更多的房子让他们聚会。到了2008年在老堂的聚会地址,人已经承不下,就在马路上聚会。这都成了秦皇岛的一个景了,因此国家就找一个地方(现址)为教会建堂。

这座新的福音堂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建立起来。2008年北京奥运,张和牧师作为秦皇岛市奥运火炬手之一,不仅是秦皇岛市基督教的光荣,也是中国基督教的光荣。

目前秦皇岛福音堂主理张和牧师及师母田爱平教师、刘贺牧师、陈玉华牧师及长老等。崇拜人数有2千人。秦皇岛教会在张和牧师的带领下已有21个事工部,无论在教会建设、信徒牧养、档案资料、制度管理、对外宣传、青年事工、对外接待、婚姻辅导、基层联络、音像制品、社会慈善等方面都做出了突出的成绩。

在该堂享用了弟兄姐妹亲自烹调的丰富晚餐,满心感恩,愿上帝祝福这里的弟兄姐妹。在回北戴河的酒店顺道也参访了北戴河福音堂。由于时间已晚,大伙儿也感身心疲惫,无法逗留太久,在彼此介绍及参观之后便回酒店休息。

 

IMG_3496

DSC_3608n

秦皇岛福音堂

DSC_3623n

DSC_3627n

DSC_3635n

北戴河福音堂

DSC_3640n

北戴河福音堂内观

 

5月17日(主任:魏顺珠报道)

北戴河海滨地处河北省秦皇岛市的西部,因著名海滨景区、世界著名观鸟圣地北戴河而得名。在误打误撞下有幸在这里留宿一夜。酒店周围的建筑都是俄罗斯风格,难道北戴河与俄罗斯有什么渊源?

当天由田爱平师母及刘贺牧师的陪同下带我们走入了老龙头及天下第一关。”老龙头位于“天下第一关”山海关东南部渤海之滨,距离山海关景区4公里,是明长城的东起点。万里长城像一条巨龙,横亘在华夏大地之上,东端在山海关城南直插入海,犹如龙头高昂,因此称之为“老龙头”。

“天下第一关”为万里长城东部起点的第一座关隘,是关内关外的分界线,是明朝京师——北京的重要屏障。这里依山襟海,雄关锁隘,易守难攻。

DSC_3834n

当天可真累坏了几位团员,也佩服他们虽然脚乏力,但仍然与我们一同走完整个路程。在这属于旅游景区的地方,既然也有一座基督教堂——关海山基督教福音堂。感谢田师母热心的安排,好让我们有此机会到这参访及享用好吃的水果。这所教堂目前还在修建中,希望有更好的环境让弟兄姐妹或者路过的游客可以进来一同敬拜神。

不知不觉已经是中午时分,我们又回到秦皇岛福音堂,再次享受弟兄姐妹烹调的美味佳肴。当天主理张和牧师也回到教会与我们交流。虽然大家都第一次见面,但牧师的热情、爱唱歌,都给我们留下美好的回忆。我们也在喜乐中告别了秦皇岛,再次搭上巴士奔向北京。

IMG_3704DSC_3863n

秦皇岛福音堂主理牧师——张和牧师

 

5月18日(主任:魏顺珠报道)

灵修后,团员各自安排行程。有的去故宫、天安门、天坛、王府井等。午餐之后,收拾好行李,开始往机场出发了,整个旅程也在此画上句号。

后记:得知要前往张家口考察,就开始从不同的大学网站、书籍等查阅有关美普会张家口的史料。从文献中读到虽然当时的经济环境都很不理想,但因着宣教士们爱上帝的心,愿意来到这片土地。在义和团的事件中让许多的国外宣教士安息于此——如同圣经说是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

看到张家口的牧师都非常谦卑的为主而做,教会同工、会友们都积极参与祷告、关心的事工。我们也当不落人后,要有一颗谦卑的心、爱主服事主。

 

其他团员的分享:

西教区代表:陈立兴

首先感谢上帝的带领使我们一团17位的考察团能顺利出发并平安回来。虽然间中有出一些小状况导致一两个预排的景点去不成,但是整体上可以一句话来形容:神的恩典够用。

对我来说,这次的考察给了我最大看见和感触就是当我们与5月12日傍晚抵达张家口市宣化基督教会受到赵合军牧师及会友们热烈接待以新鲜水果及丰富晚餐,如此盛意款待感激无尽。

5月16日去到秦皇岛基督教福音堂,在圣堂内交流时,张师母提及该堂十多年来弟兄姐妹在教堂守望台上24小时轮流守望祷告(分弟兄姐妹组)。因着他们坚持不断以守望祷告来拖住教会发展诸多圣工和堵住教会的破口,使教会才有今日的成就。(目前崇拜人数约二千,教会各肢体事工继续扩展)。

另一点令小弟极为感动的就是在星期日来到明德北福音堂参加崇拜。在崇拜当中,全体会众站立一起开声祷告,会众同心认罪祷告,那祷告声音似乎摇动了神的手,我相信神悦纳诚心的求告声。

最后还是要谢谢年会历史文献部安排这次张家口基督教会考察团,使每位团员开拓视野,增广见闻,学习良多,此外,也让我看见神在不同年代,藉着不同教会领袖,神仆做出不同凡响如神蹟般的工作。单单从中国这块硬土就很明显看到上帝在旷野开道路,使教会能在轨道迅速起飞成长,真是感谢赞美主。

古晋会友:廖南新

这次能參與去中国北京,張家口,承德及秦皇島考察是神的恩典,

低达北京,隔天早上我们一行人包車前往張家口,在行程中弟兄姐妹都有團隊互助的精神,雖然在路途上巴士几次發生故障,心情的忧虑昐望,等待着好像是有神的旨意,要我们耐心等待,等待。遲誤了時间但都是顺利到達目的地,到张家口基督教福音堂,牧師和当地牧者,長老作交流会講解敎会發展狀况之後受牧者長老们热情招待。

我们去秦皇岛福音堂,牧者在交流会上谈到他们敎会有二十四小時輪流祷告,这是我们要向他们学習,去遊玩各地博物院,敎会遗趾,名勝景点,文化遗产等,见識到,神創造万物只能形容,奇妙,完美。

这次跟行獲益良多,願神赐福在团隊牧師,弟兄,姐妹们。

美里会友:张怡

17 Members of the History and Archive Committee of Sarawak Chinese Association of Churches paid a visit to the Nihewan Basin Archaeological Nature Reserve and Museum. They were accompanied by Rev Gao of the Fuying Church of Zhangziakou.

The Nihewan Basin is world famous for the discoveries of skulls in the early 1900’s which led to the studies related to the Peking Man or the Oriental Human Being. Ni He Wan Basin in Hebei, China lies in the Yangyuan Plain on the banks of the Sanggan River.

More than 100 years later, this place continues to be a centre of research on prehistoric organisms, humanity, geological movement and geography. In 1970 over 500 experts from 30 countries started working here. In 1990, a joint Chinese-US team of archeaologists began the first collaborative excavation, further increasing Nihewan’s reputation.

Nihewan contains well-preserved fossils of animals and plants from the earth’s Quaternary Period. A 21st century museum is now attracting even  more international recognition.

Indeed it was a great honour for the writer to join the Sarawak Chinese Association of Churches’ History and Archive team to visit this famous archaeological site and Nihewan Museum and other Hebei historical venues for field studies.

“Nihewan Basin is like an encyclopedia of ancient human activity. Relics from each significant period of primitive society can be found there. In 1978, the important site of Xiaochangliang, rich in stone products and fossils, was discovered just east of the basin. “ reported an article in a Chinese newspaper.

.Along the way we saw many villages putting up advertisements for the stone age people, animals and art on their village walls. According to a friend, these advertisements are “sponsored by the local government to encourage tourism.” Fruit trees and other trees are grown very systematically in the sandy soils which cover almost the whole basin!! We were told that the local people have made a great effort to bring life back to the soils and to keep the desert away!!

It is inspirational to see these attempts as we are all from a land where luxuriant forests grow. How hard life must have been in the past in these semi desert area.

The actual site at the present moment is being developed to welcome more tourists.

Four “busts” of the four most important archeaologists who had spearheaded the excavations of the Nihewan Canyon are now proudly standing at the main entrance to the site. The description of the four men are in both English and Chinese which recognizes the work of the pioneers, Terliard, Emile Licent, Barbour and C.C. Young. Other important constructions will be put up in the next few years to make the site very attractive to tourists.

The Nihewan Museum, in Yangyuan county, Hebei Province is the first domestic museum to exhibit relics spanning from the Old Stone Age to the New Stone Age. It was only officially opened in 2012.

The Museum has an exhibition floor area of 2145 sq.meters It has a reception hall, four other halls and a temporary hall. Indeed it is the biggest museum in China to show case relics from the Paleolithic Age. It draws on the resources of Nihewan Lake and displays drawings, sculptures and relics and fossils. It has the most up to date interactive technology.

The team from Sarawak was amazed by the high technology applied in the museum. Lighting, acoustics, displays and wi fi were all awesome. They were impressed by the groups of young children led by accompanying teachers who visited and asked questions. Photography within the museum is allowed.

The state of the art exhibitions show scenes of human beings dating back 2 million to 5,000 years. Over 50,000 relics unearthed from Nihewan sites are shown, including stone tools, fossils, skulls and teeth.

The group was impressed by the interactive elements when they watched the visiting students practice building fires, making stone tools and more, using electronic touch screens.

The villages along the way are beginning to rise from the traditional way of life, and cashing in on the tourist trade. Little shops are sprouting up, especially small food shops offering special Hebei dishes and car repair shops. The local government is working hard to develop all the attractive places , offering spots for cultural relics and souvenirs.

Thank you and May God bless all the organizers and sponsors of the field trip.

Glory be to God.

 

西教区:谢必浩牧师

我思我顾
人类有历史,国家有历史,教会也有历史。
感谢上帝,让我可以跟历史文献部的考察团队,去到中国河北张家口教会,考察有关卫理公会发展史。透过教会弟兄姊妹的说明和研讨会,让我体会:
在中国教会历史中,可发现:
1.已故宣教士,勇往直前
2.已故宣教士,四海为家
3.已故宣教士,多才多艺
4.已故宣教士,刻苦耐劳
5.已故宣教士,社会贡献
6.已故宣教士,智慧立产
7.已故宣教士,深入人心
8.已故宣教士,建立门徒
9.已故宣教士,视死如归
10.已故宣教士,为主烧尽
这群被主呼召的宣教士,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像一位农夫,翻土,松土,栽种,一切都为改善中人的生活,为中国人的灵魂得救,为福音能在中国发芽成长,摆上了自己的青春,精神,智慧,甚至牺牲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辞。

文革前后教会史:
1.文革前,教会艰苦成立
2.文革时,教会不可聚会
3.文革后,教会走上复兴
宣教士们在中国的服侍,让福音在信徒中生根,以致在文革时期,信心的火苗依然在信徒心中燃烧,不至于被扑灭。这小火苗,最终在文革后,犹如注入新油,越烧越亮,成就了今日中国教会。
中国教会是踏在过去宣教士所建造的根基,继续向前,迈向基督的大使命。砂拉越的卫理公会的信徒,我们也是踏在过去宣教士所建立的根基上,我们应当不忘初心,在新时代,不只稳固根基,当加强传福音的策略,加强创造基督文化,扩展福音。

Advertisements

保存文物的重要性

历史文献部部员:陈华新牧师

息止安樂n

众所周知,文物馆博物院不外是碗碟缸瓮,石木瓦骨等古物,走马看花瀏灠就可以了,不值费时。但是,这次河北行却是让我洗心革面。

行程的第三天(十五日)早上,我们从张家口前往承德,途径沽源县南沟村茫茫草原天路的梳妆楼。这“梳妆楼”是近代中国考古重大发现。考古;顾名思义,就是历史文物,抑或文献的研究。这也是我们一行要去参观“梳妆楼”的目的。更重要是这里是与基督教有密切关系的地方。梳妆楼是元代蒙古贵族墓葬遗址。它是56750平方米方的地方,其中一座古建筑,远望如同一个高大的蒙古包,近看彷佛欧洲中世纪的城堡。我们阅览告示说明是辽代萧太后梳妆打扮的楼宇,称之为“梳妆楼”。楼里摆设出土文物多件,包括铜钱、铜耳杯、铜钵、金耳环等物。当然,重点是楼坑里的三具棺木,告示阐述带有“襄阔里吉思敕撰”等字样的残损的墓志铭。也就是说,墓葬主人传说是元代蒙古元世祖忽必烈的外孙阔里吉思。(阔里吉思是突厥人,信奉景教,阔里吉思的名字取自基督教圣徒的教名Georges。)

除了浏览楼里,也在楼外草地上吹风摄影,来到楼西空地上摆放的文物。其中有两件石刻,看得出刻有竖排“去罪免地狱”,横排是“息止安所”。查考「息止安所」,乃属天主教葬礼时所颂读的祷告词。也是墓誌铭,意即希望逝者永享安寧的短句。(英文“Rest in peace”~R.I.P缩写)刻在石头上。再说“去罪免地狱”字样,肯定是宗教用语,史料记载或有人感到罪孽深重,怕自己不能升天,要下地狱,若把自己的罪过刻在…其上,埋葬,就可以除去罪孽。

若没有这雕饰石块,后人就无从得知远古人的生平事迹,信仰生活等故事。相反,若今天的堂会没有碑铭牌坊,百年后的人也无从得知有关教会的故事。

走笔之余,想到陈振华牧师安息主怀,但有关他的故事,甚少人知晓,年会也少有他的记录,确实可惜。当然,铭碑刻印在石头或较硬的板块上,后人可观可察。

【书4:20-21】他们从约旦河中取来的那十二块石头,约书亚就立在吉甲,对以色列人说:“日后你们的子孙问他们的父亲说:‘这些石头是什么意思?’

匆匆行程中的思索

历史文献部部员:林礼长

旅途勞累,匆匆行程中,思索此行目的。

這趟行程,以「張家口」為主要調研對象。

來到張家口這個約470萬人口的地區,才幸運的發現,這里自古以来就是“屏翰神京”的军事重镇,是兵家必争之地,俗称京都的“北大门”。約於20年前,才解除軍事管轄專區,並開放門戶,讓外人進入。

有時,遲到也會比早到好一些。遲到,總比不到好一些。雖然基督徒在這里屬少數,得有成長的空間,也是令人欣慰的事。

除外,張家口的山區,經年冰雪覆蓋,是滑雪的好地點。因此,2022年冬季奧運會,已選址在北京和張家口舉行。得有機會預先來到這里體會張家口的獨特之處,也令人有一種飄飄然之感。

當然,除了軍事和冬奧,這里的「陽原」也發現東方人類最早期的成長空間--泥河灣。

中國的基督教會,不再有宗派之分,所到之處,皆是「福音堂」或「基督教堂」。歷史中的宗派,仍然是各教會本身都熟悉的。衛理公會前身,也曾在這里留下足跡。

參觀和看到的幾間教堂,建築都非常宏偉,參與信徒也很多。雖然也有教堂是由會友個別出錢出力支撐,在商業區聚會,也不失為一個重要的宗教活動据點。

天主教被歸類為這里的最主要宗教。已开放宗教活动场所173处,其中天主教123处,基督教11处,伊斯兰教34处,佛教3处,道教2处。

生平第一次來到北京,看到張家口,去到「秦皇島」,踏足「老龍頭」,號稱天下第一關的「山海關」,看到「大好河山」這幾處的長城遺址。只要記住河北,就知道是長城的地方。任你怎樣一無所知,都可以好好看一回萬里長城。快樂踏足其上,才能化解“到此一遊”的心理障礙。

長城,胡同,發展的歷史遺址,都是中國的特色。張家口的教會遺址,很多早已破損殆盡,殘磚敗瓦,令人心酸。主要還是由於發展久遠,地方的重新規划和發展,需要拆建。舊的事物,舊的居住群體,都要讓路和消失。

發展的步伐,很常忽略了特定事物對某方面的重要性。例如,我們從事歷史工作和尋找古蹟者,最希望就是看到一些特定古舊歷史古物或遺址受到應有的保護和保留,以將本身的發展步伐和片段留給下一代。看到各地的許多古蹟沒有受到保留,的確令人心痛。

與其長痛,不如痛定思痛。呼吁適時設立教會古文物管理單位,擬定和鑑定古舊教堂,古老文物應予保留的。將特定的老教堂,或相關建築,列為我會的保留文物,予以有效的管理和保護,並給予文字介紹,配以圖片說明,將教會在本地,本區的歷史保存下來,揚名四海。

preservation-1n

图片说明:張家口舊城區拆建,包括教堂在內的所有古老建築被拆除,讓路給發展。

preservation-2n

「張家口堡」景區內的「玉皇閣」,胡同內的居民,在弄巷口休息。

2018年SCAC历史文献部张家口考察

历史文献部主席:黄敬胜牧师

1

中国如此之大,岂是走马看花,驻足小觑就能洞悉一二?就以旧称“冀州”的河北来说,不禁让你不知觉地进入风云历史之中。

基督教广布如此之久远,焉能按图索骥,道听途说就可妄下定论?回看河北卫理教会的发展,不得不赞叹所谓万事都互相效力。

五月12日,班机在午夜之后抵达北京国际机场,就开始一段莫名之旅:司机居然不知道住宿酒店的入口,可见中国之大,人文荟萃,一条小路,也会难道一车旅客,奇怪的是司机居然忘记何谓导航系统。

到了旅馆,洗刷完毕,已是破晓时分。

由于巴士出状况,加上突如其来的狂风斜雨,结果鸡鸣驿一站只是草草了事。将近黄昏才抵达宣化基督教堂,与该堂会的长老进行简单的交流会,稍微知道其教会的聚会情形,随后再远观清远楼,就下榻于酒店。

翌日为主日,前往明德北福音堂参加崇拜;之后就与该堂会的主任程牧师和赵牧师,还有几位老姐妹(他们自谓卫理老信徒)一起交流。在交流过程中,实在会看到中国老信徒对信仰的坚持,也看到教会历史中的矛盾吊诡现象:枪炮和福音,守住传统文化和接受外来信仰,动荡时局和韬光养晦,这一切都显示中国信徒的爱和忧。

随后参观在张家口的昔年卫理公会学校和教堂旧址,如西豁子小学、大境门、化稍营镇等,看到教会信徒的热心和信心,求主复兴中国教会的质和量。同时还参观名胜古迹如开阳堡,泥河湾等;特别是开阳堡,按风水学来说:此地形是灵龟探水,为绝佳好风水。但历史千百年,何竟如此荒凉?可见风水之说,不过附会穿凿。

15日前往承德,由于路途遥远,司机守规矩,看了梳妆楼,却赶不上避暑山庄。只能稍微更动行程,为了避暑山庄,割爱了唐山地震遗址。

隔日,在避暑山庄里由导游解说下度过3个小时,过足帝王瘾之后,就出发到秦皇岛,岂料高速公路发生状况,足足卡在车阵里一个小时,同时也尝试去做一些从来没做过的事,如在众目睽睽下,在公路旁就地解决、在高速公路上自由自在的横来渡去。抵达秦皇岛的教会已是黄昏时分,感谢该教会的牧师长老预备晚餐,热心款待。之后就驱车前往参观北戴河教堂。

说实在的,这几天都是睡眠不足,且与时间赛跑,而且舟车劳顿,所幸有主同在,大家都平安无恙。

17日参观与大海握手的老龙头,天下第一关山海关,之后回到秦皇岛教堂享受牧师为我们预备的海鲜大餐,怀着饱足和感恩的心情又开始另一段长途跋涉——前往北京,住在胡同里的四合院。

北京,作为一国之都,作为汉满蒙回文化汇集之地,不是一天一夜就可以体会其中的内涵和形式,就这样匆匆一瞥,在惊艳之中萧然离开。

中国地理之广大,文化信仰之恢宏,人文社会之繁杂,不是吾等小国人民所能了解。如果“治国如烹小鲜”,福音的宣扬在某个形式上也必须是无为而顺其自然。

 

DSC_2750n

摄于:宣化区福音堂

张家口考察2018年5月11日至19日

张家口基督教简述

(砂拉越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文字事业部总編黄孟礼整理)

名稱

循道衛理宗,是由“循道宗”和“衛理宗”聯合而成的中文名稱,同出於英文Methodist或Methodism而異名。英國循道宗設立的教會譯為“循道公會”,美國的“衛理宗”稱為“衛理公會”。华人世界于1987年后採用“世界循道衛理宗華人教會”的名稱。

起源

本宗創始人為衛斯理約翰(John Wesley),以“世界是我的牧區”為教會觀,一方面追求敬虔生活,一方面實行憐憫事工,並以巡迴騎士形象舉行戶外佈道,設立班會小組。衛斯理帶動心靈與道德的重整生活,掀起了聖潔、社會關懷及宣教運動。

循道衛理宗運動由英國至美國再擴散至世界其他地方。

1784年12月24日,美國卫理公会(Methodist Episcopal Church)在马里兰州巴爾的摩(Baltimore)成立。法蘭西亞斯理(Francis Asbury)為首任會督

美國衛理宗之發展中,分裂出多個宗派,兩次最為顯著:一是1828年堅持會友代表權的緣故而組織“美普會” (The Methodist Protestant Church)、一是1844年為蓄奴問題另組“監理會”(The Methodist Episcopal Church South),在美国北方的就是原来的母会,保留为美以美会(The Methodist Episcopal Church)。

上述三宗派在1939年5月10日,重新聯合,稱為卫理公会(The United Methodist Church)。

循道衛理宗在中國

1847-1949年間,英國、美國及加拿大的循道衛理宗,共有12個宗派,差派宣教士到中國宣教。其中主要三大差会包括:美以美会于1847年來到福州、監理会1848年來到上海及美普會于1910则来到张家口。[1]

美普會

美囯的美普会是抗议(Protest)会督制(Episcopacy)和总议会缺乏信徒的代表性而产生的卫理宗的一个宗派。1828年,史遷顿(Nicholsa Snethen,1769-1845)帶领一班信徒开始组成一个近似联会性质的教会,嘗试由平信徒治理他们自己的教会事务,使他们有投票权和可以出席教会各项会议。1830年他们假巴的摩尔(Baltimore)举行成立大会,选举华特斯(Francis Walters)为会长,並接纳新订的组织约章和法規。

1834年,组织海外差会(Board of Foreign Missions)。1837年差派第一位海外宣教士美籍非洲人大卫牧师(Rev David James)到非洲的利比里亚(Liberia)宣教。1850年差会计划要差派宣教士前往亚洲,並以中囯為首选之地。不过,差会虽然在1851年及1853年曾选派两位宣教士前往中囯,最终他们都沒去的成。

1879年美普會成立婦女海外差會(Woman’s Foreign Missionary Society-WFMS),並于1880年差派第一位女教士到日本。1900年差会派安妮(Annette Lawrence)及格蕾斯(Grace M. Hill)前往中囯的上海,适逢义和团的反基督教运动在进行中,他们花了一年的时间学习语言及了解人民的风俗习慣,並对邻近村落作一些福音工作。与此同时,一位来自美囯Cumberland长老会的宣教士,邀请他们前往拥有30万人口的承德做福音工作,当时僅有十位受洗的基督徒,而且当地只有一位女宣教士。

不久后,格蕾斯与长老会的宣教士结婚,安妮則生病于1904年回到美囯休养。这导致宣教工作停顿下来,女差会就向美普会的海外差会反映应该派一位男教士前往。虽然如此,女差会一直保持“有中囯心及中囯宣教款项的"[2]

1908年差会決定把中囯的工场改換至喀拉干(Kalgan),另有旧名张垣,为当年察哈尔的省会,現在被称为河北省的张家口市。 张家口市距離北京约203公里的西北方向,自古就是蒙古草原与中原汉地交流的重要通道和枢纽。清朝,张家口成了察哈尔游牧八旗都统驻地,这里既是蒙古族王公贵戚进京朝贡的重要门户,也是俄罗斯使臣、东欧各国商人、探险家和传教士东西往来的重要通道。清政府在张家口长城开筑大境门,由此形成以张家口为起点和枢纽的“张库大(商)道”,连接起中国与欧洲两大市场。

原属公理会牧区

由于张家口市(舊名張垣,乃察哈爾省會,現為河北省),原是属于公理会(The Congregational Church) 或是称为美部会(The American Board of Commissioners for Foreign Missions -ABCFM)的宣教工場,1909年美普会的女差会要求与该会合作,获得前者的同意並把之移交给美普会关怀。

儒理夫归华北蒙古宣教先鋒

早在1864年(清同治三年),华北公理会派美国传教士儒理夫妇到北平(現称北京)。那年夏天,儒理夫妇前往张家口避署,他很留心调查地方的位置、商情、民性、風俗等。他看张家口將来在物质方面,如商业、工业、交通,必有一日千里的进步,可是无一个传教的人宣传耶穌基督的救人福音。他就要求差会派人到张家口传道,並恳切祈祷,果得差会的允许,得償志愿,是為该会华北公理会第三教会。儒理開创教会面对诸多艰难与拒绝,甚至受到各种谣言困擾,如“大身量,白面皮,高鼻梁,藍眼睛的洋人来传教了,不要看他劝人劝世,海外夷狄,何有真道,如不謹慎,走其門路,施洋水,服洋葯,心一迷,眼被剜,心被割"[3]等。同时,他们在寻找住屋也有所困难。

儒理当时也是蒙古布道的先鋒,他曾在张家口第二年之時,被匪驱逐,逃至蒙古,有一蒙古人小康之家欢迎並厚待他,也乐于听基督之道。儒理因上就学习蒙语,專在蒙古布道,並再请差会派一位布道员。首先本地人信基督是蔡清君,他是一個染匠,听道受了感动,就給儒理当廚役,他蒙儒理的教导于同治五年(1866年)7月22日领洗归入基督,不到两年,全家的人,也都成为基督徒了。

1867年,馬維廉由美囯来张家口为宣教士,他常用亲族引导的方法,引人信主,後来受洗的,各處渐多,这些人不是甲乙親友便是乙丙的亲朋戚友,換句話說,當時的信徒,都是旧有親谊或友谊关系的。

1869年,有戴教士、逹先生,男女教士同来襄助,1873年又同时返回美囯。

1870年,有貝牧師、德医生、柏牧师、罗雅各牧师来张家口,又往蔚县城,创立新教会。不料,贝牧师被调保定,柏及德都因病離去,惟有罗牧师与蔡清先生堅持不怠,宣传福音,后为美部会的支会,后属于挪威福音会。

1875年(清光绪元年)美国传教士罗雅各在张家口西豁子建造礼拜堂、男女学校、养病院及职工宿舍。其中培植女校,就是目前的西豁子小学的前身[4]

1876年,儒理因病之故回美囯,由雷雲霄牧师帮助,他是美部会第一位首住华人传道人,是宣化青圪塔人。後来,被派往蒙古佈道协助马牧师。另一位是趙喜先生,本为和尚,后接受马牧师洗礼,成家还俗,认真研究道理,成為该会最有价值的一个佈道先锋。

1893年,Viette Brown Sprague是1846年出生于美囯Newark,她在47岁时被派来张家口为宣教士,前后花了约7年时间才学会及懂得认识圣经里的汉字。

1900年,瑞典人森德本来到宣化传教,设立教堂,定名内地会。

在義和團的反基督教运动之下,有教堂、宣教士及基督徒被燒与被殺,很多宣教士逃離前往蒙古及西伯利亚避難。四月初,罗雅各牧师与雷牧师从张家口逃至黑河,不时仍骑马来张家口看望教会。六月中旬,当地拳匪群起如毛,焚烧西豁子教堂,当年华美房屋,竟付之一炬,成为瓦砾。八月间,团匪就擒,死亡甚多。

1901年,恢复原狀,初创家庭礼拜堂,是任庆祥先生的家,领家人读圣经、唱诗、祈祷甚至是捐款等。当时还有冯革先生,他参加教会后,即到通州学道院,为美部会最早神学生,后任教会教习传道等职二十餘年。他的两位公子,冯志东,毕业协和大学,出任协和理化教授;冯希绍,在北京协和医学干事。

冯克谐先生,前为商人,毕业通州学道院后,帮助佈道女校等,其妻亦充女校教习十余年。

蔡福源先生,是蔡清先生的公子,毕业于通州学道院,曾在蔚县宣化各支会布道。

高喜先生,通州潞河卒业,又升入学道院,曾在口佈道数年。

高悅先生,是高喜之弟,潞河书院及道院毕业,在本会立为牧师,是美部会首位华人被按立为牧师的。

罗书堂先生,受洗后,即充教会执事,男校教习,后又传道。

冯錦成先生,潞河书院毕业,曾在口布道数年。

姚树德先生,协和大学毕业,曾充男女学校教习校长。

宋杰先生,协和大学毕业,現任天津青年会总干事。

此外,周海珍、周志邦、王長昇、张子義諸先生,曾在美部会作事有年,有的是会友,有的是学生等。

民囯纪年,1901年,美部会在张家口的各种活动与组织:

基督救生会,引家人亲族信主、

新民会,宣传放足、

福乐栽生育才会,资助苦学生求学、戒烟酒会。

1909年,美部会因为受了庚子变乱影响,虽然经过数年的振作,无奈元气已伤,对于被毀坏的教会各建築物感到振兴乏力,為鞏固力量,该会放棄郊外地區,而集中市区內建立建築物,包括利用庚子賠款來兴建两个房子、一个诊所、一个教堂、一间学校及佣人的宿舍。此时,刚好美普会如朝日初升,派宣教士前来张家口,公理会愿意与美普会合作並交由女差会负责管理,前者也愿意在经济支助。新旧交替,中西合作,十余年后亦大見起色。[5]

美普会接手牧养

美普会于1909年9月23日差派了凱寧嘉牧师(Rev. Charles S. Heininger),于1909年10月5日来到中囯。在短暂的学习了语言之后,于1910年6月抵步張家口。第二年,麥金妮小姐Miss Lulu McKinney)被派來到天津,並与凱宁嘉牧师于1910年11月23日结婚。结婚后,凱宁嘉的薪水自700增至1,000美元。麥金妮是一位受训的护士,因此对于护理及妇女工作可以進一步的推展。接著有一位自北京协和医学院毕业的中囯人接任医药的事工。

在最初階段时期,美普会只有青圪塔与蔚县两个支会。

1912年9月,美普会派来Rev. P.W.Dierberger支援,不过因为健康问题两年后就離开回美囯。据文献资料,自1912年开始,每年春季举行年会,由牧师、执行委员、佈道部、教员、医院、各部及教友代表,组织而成。教友代表,是由各支会的教友,公举一人,代表众意,在年会內报告或要求。

1913年1月1日,美普会正式把张家口的原属于公理会产业买过来。這包括1.5依甲的土地,两所宣教士的住屋及数座校舍,全部值9,000美元,以三次分期付款。这些产业全部归入美普会的妇女海外差会的名下。这个款项到1919年,全部付清。

与此同时,透过凱宁嘉的名义下,內地会(China Inland Mission)派來瑞士籍宣教士生得本牧师夫妇(Rev & Mrs Carl G. Soderbom)前来工作了25年。1914年,女差会聘请他成為宣教士。生得本牧师能讲流利中文,並对行政工作与了解中囯风俗习惯。他曾在服侍五年后離開到蒙古充当美囯商业机构为中介人,1922年由于太太去世后,他又回到张家口成為美普会的宣教士。

1918年的統计,美普会在张家口共有三个聚会众,四个崇拜處,258男会友及68女会友,16位受洗(不领圣餐者)及186名慕道友,共有528人。1919年,三名宣教士:Nell Cairns Hurst, Mabel Muller及Alice May Sheppard被派往张家口,其中Mabel Muller在经过日本时就因为健康数月后就辞职,受训的护士Sheppard则在抵步张家口后一年逝世,她是第一位美普会在工场上去世的宣教士。Hurst也因为健康问题,两年后辞职。

1919年一座主要宣教的建築物被称为馬斯京根(Muskingum)会议中心是女差会建在张家口的商業中心。马斯京根是美囯俄亥俄州的一个婦女会每年筹获400美元及一对夫妇J.G.Bair每年捐献600美元充该中心经费的。该中心有一个礼堂、一间阅读室、一间诊所及助理房间,落成奉献礼是于当年10月19日举行。由天津一立基督徒商人宋子超(Sung Tze Chiu)在早上崇拜时讲话,田中玉將军是第一位察哈省的都督(首长)也参与下午的聚会。这让教会更容易吸引民众来教堂,一有机会,无论在街上、旅館及家裡,宣教士都可以向人传讲福音的。当时礼拜日的崇拜约有百人参与的,同时乡民为了一睹外囯人的到来,都会好奇的前来看宣教士及听他们讲话。凱宁嘉经常到郊外进行拜访工作,並成了一个新教堂。有一次的旅程中,他在五天內帶领了34人受洗。

1919年12月12日该会在马斯京根中心成立了中囯宣教议会(China Mission Conference),有两名牧师、9位传道人、9位代表。10个站及循环出席。美部会也派代表来覌礼。凱宁嘉被委任为会长,姚树德(Yao Shu-Te)是文书,T’sui Shik-Hai是助理文书。12月14日星期天,高悅(Kao Yueh)被按立牧职。他是第一位华人被按立为牧师。会议中也建议差会多派宣教士,起码有一位女性,以便在另外三个城市开始工作,尤其在Hsuanhufu有10万人,可以建一个教堂的。

福音工作积极展开

稍后,宣教部门举行了非正式的会议,有牧者及24位来自各地宣教区的信徒。一位年轻人走了75哩路来。代表们也去拜访了一些外地宣教站,坐火车与馿车等。当时华人员工负责大部分的外地乡镇的福音工作。为了应付日益增加的华人员工,1920年代初期就会在夏天时举办训練会,经费由特別福音工作组及美囯加利福尼亚Milton Stewart基金会撥的。

帐棚福音服务(Tent evangelism services)是每個暑假举行的一个受欢迎的活动。這些帐棚是由美囯马里兰议会青年联合会透过教区长Rev. J.A.Dudley给的。这些帐棚可以运到沒有教堂的不同地方去提供服务。

另一项传福音強项活动是监獄事工(Prison Ministry),由张家口的会友李德道医生(Dr Li Te Tao)发起的。他本身因为被诬告而被关牢两个月,忍受了惡劣的环境。李医生在其中向囚友提供辅导及教导有关上帝的事。出牢之后,他得到批准,每個星期天帶几仲人到监獄向犯人唱歌、讲道及分发單张。同时,也教导犯人阅读圣经及念诵十诫与主祷文。有时一些犯人悔改信主,行为得以改变,並提早得到释放。出獄的囚友也向家人及乡民传说福音故事。

渐渐地,宣教员工與志愿者组织美普会佈道团(Kalgan Christian Methodist Protestant Mission Evangelistic Band),布道员包括Li Man(关怀殘障者),李医生(监狱事工)、李夫人(圣经女教师),卢章和(Lu Chang Ho,盲人但用音乐但懂得四百首诗歌)及吴善连(Wu shang Lien,推售圣经及福音讲座)。布道团也有人打鼓,由一位宣教士Rev J. Wesley Day所给)。每次聚会都会挂起一面布道团的旗幟,信息內容也会以图画及海报,或以捲軸的诗歌来教导会众。

1930年代,Rev Wesley Day与魏好仁(Rev Horace Williams)两位宣教士,经常到周边的農村拜访。Day以幻灯片传达耶穌耶穌生平故事,很受欢迎,往往造成人潮聚集,把路边都堵塞,为了覌看图片及听讲道。据悉,当时人群有自15人至五百人之间呢!有一次,聚会完毕,组织了四個姐叫做見证团,在县里传福音。

妇女及兒童的福音工作则由华人妇女圣經工作者负责。他们一年中也举行了约84回聚会,共有1,056人出席。其中包括12回的家庭聚会共有187人出席,22回会友家探访及39回的非会友家探访。与此同时,婦女会有一個主日学平均20名学生。经常有兒童聚集平均出席人数有30-50人出席。在一个主日学有一位視覚有问题的女生,有孩童帶她来返,从来沒有缺过课。

魏好仁教士于1930年代组织一个“长城圣经学校”训練福音工作人员。約有30人参加,他认为张家口的福音工作若沒有华人基督徒的配搭是很难有所作为的。因此,他学习保罗要训練当地的人成為领袖的。该圣经学校也训練那些沒多少教育的太太们,当他们的丈夫到外地布道后,就给她们一年的训練课程,对于关怀姐妹们有很大的帮助。

1925-1935年期间,由于政治的动蕩不安,囯共內斗,宣教工作需要更大的容忍、勇气与耐力。很多基督教的产业被毀坏,基督徒生命受威脅,並受到各种谣言的困忧。宣教士也教导表示基督教不是外囯宗教,基督来是为所有的人,包括欧美及中囯人的。基督教也不是一套教义而已,是一种生活方式,让人过更豐盛生命,並服侍他人。

张家口的士兵驻扎在邻近城镇,宣教工作人员也去分享基督的信心。1929年的宣教议会的文献中有提及张家口教会有上帝的愛、基督的恩惠及圣灵的交通在其中,也应该有对社区的精神及教会以外的爱。这种精神在张家口郊外的Chai K’ou Pu,有兵士驻扎,他们来参加新年聚会,行为魯莽,坐在長凳把腿放上去不让別人坐。吴牧师劝告他要有礼貌一点但不成功。在最后一天的聚会,吴牧师呼召时表示谁要成为基督徒的话可以留下来,一群士兵留下要求为他们祷告。後来,这些士兵调派至Hsiheying,那里的高悅牧师报告说士兵们在教会里参加聚会,行为良好。

在政治动蕩的日子里,尤其日本兵士住在教会的建築物里,一些窗口被打破及一些物年被拿走。有一些军队领袖是基督徒,他们的行为影响了其他士兵。有一回发生在1924年12月15日,一些建築物被烧,两位士兵走到教堂,守卫告诉他们这是耶穌的地方,他们回应称走錯地方了,不要打忧这里,因此離开。

当时很多宣教士的信件要求家属反对美囯来干涉中囯的內乱,甚至是来保护美囯囯民。魏好仁教士写信给父亲说若基督徒囯家要与中囯开战,那是很令人失望的事,尤其是为一些錯误的课题而战,这会让这里基督徒宣教而其他地方基督徒涉及战争沒有果效。他也要求联合海外宣教行政部自1927年2月滅少他的薪水自75美元至50美元,因為他认为薪水超过他所需的,但該部沒有接纳他的要求。

美普会工作是张家口周边五百里范圍,对于宣教士是一个重大挑战。他们要先坐马或牛车,与脚踏车。后来有了摩多车,教士用1928年福特(Ford)型的汽车,用了好几年,一直用到不能再修理为止。一个要求特別为宣教士制造的车辆,以便有更大空间可以运送行李及更多的乘客。1936年马里兰州的婦女差会特別去筹募经费买了一辆车运往中囯。当Margaret Williams看到青色的车辆,他呼喊说真是“绿色的榮耀"(Green Glory),这也成为该车辆的名称。该车节省了75%的郊外各乡村的旅程。

1936年的季会报告,该会有2,409名会友:1,700男的、392名女的及317名孩童。有两所教堂可以自立自养,共有14间沒有駐堂牧者的教堂。

教育

妇女会了解教育对于孩童的重要性,继续设立供给男女的学校。1913年密西根

的妇女会的俾理夫人(Mrs. C. E. Perry)设立个基金要为张家建一所学校,並于1917年特別建了一座俾理纪念学校,专收男生。两層楼的砖校舍被建起来,除了差会,也得到海宁尔的朋友等的支助。后来,又建了其他教室与礼堂,另外需费5千元,其中张家口的人民也捐助了2千5百元。

1919年6月5日,原美部会海外妇女差会把大部份的宣教工作转给美普会。美普会也在那时候批准了海宁尔在张家口城墻一帶的的7依甲土地。

另外,妇女差会也买下一所渣打石油公司的办公大楼成為他们的中心。差会在那里成立了夜校並招收有20名学生。此外也有学校建在Hsiheying及Shuichuan,其中的老师大部份是华人老师的。

由于妇女在社会地位狀況,要提共女生教育要比男生的來的难。Nell Cairns Hurst(尼教士)于1919年被派来时,她开始关怀一些被忽視及骯髒的女孩子,並称为女孩子提供教育是一件很奢侈的的事。她嘗试劝服女生不要纏脚,並为年轻结婚的妇女开班,但她们遭到邻居的嘲笑。

与此同时,教育事工也有一段时期受到军队及学生示威的活动而停止。宣教士面对这种情況要额外小心去處理。但在张家口市区的学校一直开放,因为一位军队的官员张子健(Marshall Chang Chih Chiang)一天在灵修时,感覺到要為张家口的宣教工作多一点的服侍,两天后就寄了二千墨幣(Mexican$)给差会,不知道当时已经減少对男生学校经费的缩減的事,因为这笔錢让学校继续开办下去。

张家口的女生学校于1926年共有90名学生,创下空前记录。很多学生甚至是富有家庭派来的,他们是1920年代斐歌医生(Dr.Roberta Fleagle,亦译费荣德)受惠的病人。这种增长说明女子教育更加认同,同时校园也被視為安全地方。不幸的是,幼稚园由于找不到老师而关闭。1926年囯共內斗,差会共有四个小学在四个不同地方,共有130名学生,这四个地方是Hsiheying,Shuichuan, Hua-sao-ying, Chin-keh-ta。其中只有一间有供学生住宿的宿舍。

1926年,有一宗婚事值的记念,美部会的生得本牧师(Carl G. Soderbom)与婦女差会的罗美利教士(Maude Lawson)在北京的瑞典使館结婚,由美以美会的Carl Felt博士主持婚礼。

1927年4月1日,由于內战持续,学校第一次关闭,宣教士被令迁到较安全地方。第二年学校重新开放,不过由于通货膨涨,周转有困难,同样的伙食,过去两塊錢,現在则需要四元錢。学生当中的收费也視窮富而定,有人住依靠学校的供应,有者自已付费。大部份的孩童都来自乡区,他们因为天旱而有三年之久沒有農作物的收成,同时很多有价值的物品都被兵士们搶走。有些父亲为了家庭的生存还把女兒卖到妓院。宣教士只能尽量的幇助他们,曾与一位父亲签署合同就是三年內把三个女孩子送一位到学校的宿舍,不要把她送去妓院,一直到书唸完。另一位父亲吊樑自杀,沒能力养育三位子女。对于宣教而言,这类悲剧不胜枚举。

政府的政策对于学校教育也有所影响。1930年代,所有学校都要有所注冊並遵守規矩。其中一条是不能在学校教导圣经等。

当时办学经费的来源很多,其中每月得到一部份政府的撥款。1936年的报告中提及张家口男生与女生各一所学校,费用共2万5千墨幣,其中1千2百元是县政府的撥款,750元则来自美囯的友人,400元则来自差会.

捐款給学校常会以各种獎学金形式组成,尢其是以年轻女生为协助的对象。有一位叫做Chin Fu Chen是受益者,自高中毕业后,虽然有其他宗派机构要请她做老师,但她宁愿选在美普会工作,薪水比对方少了三分之一。

日本于1938年侵占张家口,並阻止宣教士再派来。华人工作者在这艰难时刻,承担大部分的郊外学校工作,但到了后期很多学校被关闭。张家口的男与女的两所学校则保留开族一直至1939年成為卫理公会的一部份。当时约有125名学生,其中有38名学生住在宿舍。后来因为政局不稳而停课。

学校的教育一直是宣教重要部份,不只是可以呈現基督信息的场所,也可以训練中囯教会的老师、牧师、领袖的。从记彔看到1925年是张家口最多学生被招收的一年,从各学校的低年纪至高校,共有610名学生及20位老师。

同时学校也提供宣教士学习当地的文化、经济、政治与人们传统生活的地方。当宣教士与当地的人在一起生活,获得大家的尊重与彼此的了解。

医药服务

张家口的最早医療服务是1912年,由美部会差派的Dr Fan所开的一所诊所,他是自华北协和医学院毕业的。当时刚好有瘟疫爆发,范医生第一年就诊治了4,390名的病人。这也是美普会唯一的诊所,是西方医葯在张家口的先驱。1918年,报告表示一位华人助理及一名护士共诊治了1,196名病人,有18位住院及进行12次手術。正如学校,医療也是一种可以把基督帶给人的事工。有一个家庭因为受到医治共有五位成员受洗。随后几年都要求派医生来,但一直到1920年6月才有斐歌医生(Dr Roberta Fleagle[6] )与Dr Harold Hammett夫妇被派来。费荣医生留在张家口7年,Hammett医生在太太于1922年去世后回去美囯。

当斐歌医生來到张家口时是值得庆贺的日子,因为妇女们可以受到女性医生的照顾。第一年,她每天平均要看30-40位的妇女病人。除了张家口,他经常骑著一只叫做Adrian的小马拉著可以放行李的车廂,到其他的县,同行包括Hsing Ming(孤兒)、Fan Fuei Mei(司机)、Mike(猎狐狗)。虽然斐歌是一位医生,不过她对于教育及福音工作都很有兴趣。在外区旅行时,她在参加聚会后会召集妇女们谈论有关子女的教育事情。当地的老师也受邀讲解女生受教育的重要性。

另一项关注的事是有关女性緾足的问题,宋先生是Shui Ch’iian的宣教员工,被说服把女兒送去学校而不要緾足。最初的时候,当斐歌医生走路去诊所时,婦女及孩童们会站在门口会向她喊叫“外囯鬼"(Wai-kuo-go),但随著岁月的过去,有关呼喊改成了“再坐一会兒",同时教会的聚会妇女增加,超过男人。1926年女学生也增加至90人,因为一些病人也把女孩送往学校所致。医生若有需要,每天都会进行家访的。

在一篇的信件中,斐歌医生如是写道,有次清晨四点钟被人叫去应诊,回来时刚好可以来的及参加8点鈡的禱告会。她与一名护士坐三辆车,但却翻覆把她拋出后头。幸运的,她沒有受伤仍然可以坐著一名士兵的车辆继续行程。

斐歌医生除了为民众服务,若军队要求也去协助,她就为將军第一位兒子接生,那是在1925年10月。 她因此获得十分的尊敬,因为若是女孩子的话,就会让她丟脸呢!为了庆祝这个事件,將军給每一位兵士三粒鳮蛋及肉,同时邀请所有张家口的高階官员出席宴会,这也使得斐歌医生得以进到许多显贵人的家中访问。

1924年当政治不隱定时期,很多人跑到教会及诊所的范圍去寻求庇护,他们感覚到这个“耶穌地方"会比较安全。同时,该场地也升起一面美囯旗帜,並要求妇女们在四天里制造了十三面的美囯旗,飄揚在诊所及一些地点。不过,1927年斐歌医生因为政局的不安全,她被要求離开中囯。在她離开中囯的前一年,这位医生共诊治了三千名病人,家访了两百家及30回到郊外探访。

Ts’ui Shih Feng医生及五位助手继续斐歌医生離开后的工作,当年仍然诊治了11,000宗病例,最靠近张家口的外囯医生是距離150哩外的北京。

联合之后

美囯的三个卫理宗派:美以美会、监理会及美普会于1939年联合之后,由于政局因素,教育工作被停止。医务所的工作则在中囯员工持续进行,同时宣教工作在Wesley Day夫妇的协助下照常持续。1939年11月,张家口宣教议会选出了黄安素会督(Bishop Ralph Ward)。1941年,联合中央议会在上海举行,美普会的张家口宣教议会被接纳为张家口臨时年议会。在美囯的卫理宗宣教工作统称為卫理公会(Wei Li Kung Hui)。

1930年前,美普会的张家口教会为总会,其支会有宣化县、化稍营、青圪塔、水泉、西合营、阳原县、柴沟堡、三里庄、洗马林、安家堡、贾贤庄、膳南山等,皆设有主任传道教育,相辅而行。

总会张家口,最初包括西豁子、深沟、通桥三地,后来是东关外堂,设有惠済医院,規模颇大,地址适中,主任为崔育田大夫。

佈道所、礼堂、谈道室、阅书室、阅报室,都设在东关,由主任李丰亭执行事务。

桥东堂:专为鉄路工人,並工人住家及特別慕道友而设,主任为李张得媛太太。

西豁子有培植男高小学校,学生四十余名,教员四名,校勽刘尊仁先生,办理甚善,至于设施方面,地势高阔,院宇宏大,楼二幢,膳庁、沐浴室、阅书室、阅报室、青年会都有。

培植女学校,学生70余名,教员7人,校长生得本太太,有一楼一幢,內容完善,堪称口地之模范学校。

妇女神道学校,学生十余人,教员一人,校长高白万英太太,循循善诱,指导有方;她用三种方法佈道:遊行、教育、缝工。

佈道部:过去由姚滋如先生为主任,后由禹名琛負责。

深沟医院,后成为救世军驻扎之地,通橋会堂租用场地,后建了东关堂而不再租用。

1928年的囯民革命军北伐时,囯共不分,佔住教堂及教会学校,生本得教士夫妇回美囯安息年,魏好仁教士则暂居天津,教会就成立董事會,由中囯人充任,办理教会一切事情,一直到生本得及魏好仁两教士回来。年议会时,魏好仁教士因董事会人数太少,不如改成幹事会,凡该会职事皆为幹事,口地教会职员于每拜三晚上七时,召集幹事会议,商酌教会一切行政事项。

与此同时,每日早八时,传道部职员与工人並一切愿赴会之人,集于幹事部举行晨更会;每拜三、日晚都有特別祈祷大会,教会全体职员並男女学生,聚于培植女校礼堂。拜四日晚七时全体职员则举行职员祈祷会。

每主日崇拜,则是十点三刻聚于东关礼拜堂。

主日学,每主下下午二时,男女学生並一切愿赴主日学者,聚于培植女校礼堂,分班教授上主日学。

查经会,每拜二、五,晚上六时,聚于东关堂,由主任牧师负责。

佈道部,职员有以上各种工作外,並有家庭佈道,街市佈道,乡村布道,領人作礼拜,个人布道。

救济会,河北一帶,连年荒旱、兵災、匪災,无所不有,因而贫苦人民渐多,教会左右並各支会教友,以及一切災民困苦飢餓,就成立救济会,其款项有由本地从前捐者,亦有現时从西囯来者,赈济一航贫苦无衣食者。

宣化教会的开创,于1896年,乃瑞典人,生本得牧师所立与宣道会同旨。生牧师于1893年来华,夏季往张家避暑,过一城,名宣化,他看这城作聖工很好,就筹備在此處建立教會,至1896年,乃直接向中囯人传道,1897年得其妻和龙氏的帮助。渐渐地得了若干信徒,1900年,拳匪作亂,生牧师全家甚为危险,幸即避至西比利亚跋岭踄蹊,几乎喪生。1902年,又回至宣代,得了一块新地址,重新宣传真道,1914年興口地教会合併为美普会支会。

1929年间,张家口美普会中西职员50余人,信徒二千余人。

1935年有成年領餐會友2,400人,禮拜堂14間。

美囯的美普会至1936年,会友约19万2千人。1939年与監理会及美以美会合併成为美囯卫理公會。

[1] 详参黄孟礼編《踏上了祂的足迹──世界循道卫理宗华人教会的故事》,世界循道卫理宗华人教会联会传播委员会,2017年6月。

[2][2] “But ladies of the Missionary Society carried China on their hearts, and certain funds for China in their treasury, and in 1909 made a new start.”凱宁嘉接受女差会成为华北宣教士后如是写道。参Walter N. Lacy, A Hundred Years Of China Methodism, Abingdon-Cokesbury Press, 1948, p.76.

[3]姚滋如,第十一期中华基督教会年鑑。

[4]西豁子小学是张家口市文化史上最早的两座学府之一,前身为培植学校。早在1876(清朝同治五年)美囯传教士在此办学,校长是牧师卫嗜仁,校名为培植学校,属美国美部会(或称公理会)。1942年伪蒙联合自治政府在此创建中央医学院,1946年6月改称白求恩医科大学。1952年更名为西豁子高级小学。1971年西城墙底小学并入。1987年8月27日西豁子小学与十六中合校,校名为十六中学,下设中、小学两个学部。1995年9月1日,中小学正式分家。小学部学生全部离开旧址,迁至原市十一中,现桥西豁子街4号。1995年9月11日新建西豁子小学。2008年8月马家梁小学并入。

[5]禹名琛,美普会,中华基督教会年鑑1929-1930(十一上),中囯教会研究中心及橄欖文化基金会,1983年台再版。

[6] 美普会妇女海外差会(WFMS-MP)差派费荣德医生于1920年6月3日从溫哥华启航出发,是美普会第一位派往中囯的医务教士。